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道兄又造孽了 > 第777章 漩渦的力量比武器還厲害

第777章 漩渦的力量比武器還厲害

不管任屠如何懊惱自責,任凶也沒回來。

任一在湖水裡一直折騰,最後只找到一具客人的屍首,別的再無所獲。

“主人,我明明能抓到她的,當時離得那麼近,我……”

任屠就像着了魔,動不動就念叨這一句話,數度哽咽無法釋懷。

“不急,不會有事的,主僕契約還在,就證明她還活着,只是不知道她人被困在哪裡,咱們一定要把人找出來。”

娜可安安的臉很白很白,甚至頭髮,眼睫毛等等,無一不白,所以,在人前,他都一直黑巾蒙頭,不讓人瞧見其真容。

此時聽得任一的話,很是肯定的道:“凶姐姐人沒事,我能感覺到,她好像有麻煩,只是回不來而已。”

任一驚喜的抓住他的肩膀,“安安,你知道她在哪裡不?”

娜可安安隱約皺眉道:“不是太確定,就在這個船底下才對。”

“不可能,我船附近,上上下下,我全部摸排了好幾遍,根本沒有。”

“我也檢查了,的確沒看到狗子,安安小兄弟,你會不會感知錯了吧?”

任屠一方面帶着希冀,一方面又害怕失望,心裡忽上忽下,不敢輕易下定論。

“兔哥哥,我真的感覺到了,我能通靈,但是,裡面看不到她,這就很奇怪了。”

娜可安安對此也無解。

任一大膽的猜測道:“會不會,她掉進了什麼秘境裡面,或者,有什麼東西屏蔽了她的氣息,所以我們才找不到。”

“不行,我們不能就這麼放棄,還得繼續找。”

他們要下湖,卻見那船老闆急匆匆而來,卻是攔住了他們,“幾位等等,先聽老漢說幾句。”

“老闆,還請快快說。”

他們很急,哪有時間在這裡磨嘰。

船老闆也知道,只得道:“這裡不是很太平,才剛離岸不遠就死了幾個人,我們必須急忙趕路,不能一直停留在這裡。”

只有早日到達那目的地,才能放心。

三人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任一想也不想就到,“老闆,你把船開走吧,我們幾個要留下來尋找伙伴,就不和你們同行了,祝你們一路順風。”

“唉……小哥兒勿怪,要怪就怪咱這命不好,攤上了這樣的事。你們……多多保重吧。”

說完,船老闆一頭扎進船艙里,準備啟航。

“安安,外面太危險,你還是回歸靈世界裡面待着吧。”

“我……好吧!哥哥,你們兩個小心。”

他雖然不是很樂意,卻也知道自己改變不了這個命運,只能接受,他現在就只是個普通的凡人而已。

勉強從亡靈變為凡人,還是個沒有成年的孩子。

為了做人,他已經使出了洪荒之力,別的實在是幫不上忙。

送走安安,任一和任屠再次下水,離開了這一艘船。

船沒有一刻停留,快速的遠離而去,很快就在湖面上看不到其影子。

而兩人下了水以後,背道而馳,對着四周重新進行拉網式搜索。

從天光大亮到日落黃黃,水裡的能見度變得很低,兩人不得不浮出水面,進行修整。

“主人,我這邊沒有什麼發現,這麼久了,還能找到嗎?”

任屠狠狠拍打了一下水面,臉上濕漉漉一片,也不只是湖水浸濕,還是已經哭了。

任一仔細感受了一下主僕契約,很是肯定的道:“還沒有到絕望的時刻,我們必須挺住,凶娘子正是需要我們的時候。”

“嗯……我知道,我會挺住的,我一定能找到她,我在這裡對天道許諾,只要她能平安回來,以後都不會再欺負她,和她作對,我會關心她愛護她,把她當作最親的親人。”

“記住你今天說的話,以後說給她聽。”

任一拿出一顆光球遞給任屠,“晚上也不要停,咱們繼續,我就不信了,就這麼大一點地方,她還能上天入地不成。”

才剛說完,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等等,咱們是找漏了一個地方?”

任屠疑惑的皺眉,“沒有吧,我都有很認真的找,絕對沒有遺漏的地方。”

“不對不對,那個地方一定沒找過,那水底之下,咱們就沒翻找過。”

經過這麼一提點,任屠茅塞頓開,“沒錯沒錯,一定是水底下有古怪,快快快……”

他深吸一口氣,一個猛子扎下了冰涼的湖水。

任一緊隨其後,也一頭鑽進水裡,繼續搜索起來。

這一次,他們的目標很明確,倒也不在花費時間在無畏的事上。

水底下的水壓有些大,任屠還好點,作為一個靈寵,他的修為一直在線,只有越來越強,且是個力大無比的大力士,身子重若千鈞的主,化出本體就是個襯托,在水裡行走一點壓力沒有。

任一就不一樣,他現在也就比一個普通人強大一點,不容易被弄死而已,除此之外,他的修為就是個渣,在面對這麼危機的形勢下,只能依靠任屠的力量,才能下潛到水底。

這一次,直接就是地毯式搜索,一寸一寸,在能見度不高的情形下,任屠超高的嗅覺也派不上用場,他們能靠的唯有耐心和眼力。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在搬動一塊大石頭時,發覺了其中的一處蹊蹺,那下麵竟然有一個細小的旋渦,正不停的旋轉着。

在他們的眼裡,那旋渦只有手臂粗而已,看起來威力不怎麼大。

然而,只有當經歷過才知道,那旋渦也能殺人。

就在任屠急吼吼的衝過去想要看過究竟的時候,他的手才剛碰到邊緣,就被削走一塊血肉。

在水底,他們並不能言語交流,只能看着對方的眼神,胡亂猜測一通。

好在他們是主僕,是這世上最親近的關係,自然要比外人交流方便。

任一看了看那旋渦,用手打了個手勢,示意任屠退後一點,他自己則隨意拿了一樣武器上前測試,他的乾坤棒,在雲海裡的時候,就已經徹底報廢,此時手裡的武器不過是材料世界里尋常修士的兵器,雖也是法品,卻是很低級。

武器被他投放到旋渦里,於無聲間,那旋渦很輕易就把那很長很鋒利的武器潤化成一坨廢鐵。

任一不信邪的又丟了很多東西進去,無一幸免,都被其消融。

兩人不確定任凶是不是在裡面,這旋渦這樣凶殘的樣子,假如她真的碰上的話,絕對活不成。

正不知如何決策時,那旋渦終於有了一絲動靜,它的範圍在逐漸擴大,由手臂粗慢慢地變成大腿粗,繼而有人那麼粗,這還不算完,還在不斷擴大的樣子。

這一切發生得很快,任一主僕只是覺得幾個眨眼的功夫而已,那旋渦就已經近在眼前,為了不受傷,兩人被逼得向後退。

一直退了很久,久到退的速度快趕不上旋渦擴展的速度,兩人就要被那旋渦切到時,總算堪堪停了下來。

兩人不由得鬆了口氣,從來沒有見到這般古怪的情景,溫柔的水流,沒有外力加成作用下,也能如利器殺人。

然後他們還是松氣太早了,那旋渦竟然像是有主意識般,瞬間衝著二人正中而來。

為了不連累任屠,任一不得不鬆開任屠,讓兩人朝着相反的方向逃命。

他的速度最終還是慢了些,很快就被攆上,一個天旋地轉間,他已經人在旋渦裡面,被其卷入進去。

任屠目訾欲裂,瘋狂的奔過去,想要搶回任一,只是那旋渦對他可不客氣,只是一個照面,水底就被暈染得腥紅一片。

他顧不上受傷的手,還想強迫自己靠近,卻突然間見到任一已經完好無缺的出現在自己跟前。

此時的他,並沒有什麼大礙,想來是有千世鏡強有力保護,這才能免疫傷害。

他很是着急的去看任屠的手,上面血糊糊的一片,斥責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只能把心疼壓在眼底。

任屠拍了拍他的手背,示意自己真的沒有事,只是一點皮外傷而已。

任一看了看那旋渦,剛纔進去只是一剎那而已,卻是讓他看到了一絲玄機。

他扯上任屠,讓千世鏡把兩人裹好,一頭扎進了那旋渦裡面。

不愧是防禦至寶,擁有這樣的東西護身,那旋渦再利害也拿他們沒有辦法。

任屠進來後,也驚喜的發現,這裡面大有乾坤,那旋渦的根源處,竟然有一個黑漆漆的洞口,也就是這旋渦擴大了,這才暴露出來。

否則的話,兩人就是找一輩子,也休息發覺玄機。

任屠抓住任一,兩人相互扶持着,衝著那洞口一頭鑽了進去。

直覺告訴他們,他們要找的人就在裡面。

在穿過那洞口的時候,一種凝窒的感覺撲面而來,好似在穿過一種膠狀物,還不是薄薄的一層,這膠狀物很厚很厚,以任屠的大力,居然需要很費勁才能擠進去。

當任屠打前峰,快要精疲力盡時,那凝窒的感覺突然一輕,兩人瞬間從高空之中急速掉落下去。

風在耳邊呼啦啦的吹,嘴唇被吹得合不攏,兩人的手原本是緊緊拉住彼此的,此時也因為各自身體的重量不同,而被迫分開。

任屠此時已經不由自主的從人型變幻為巨大獸型。

他的噸位最大,身體降落最快,轉眼間就已經離着任一很大一段距離。

任一的身子很輕,但是這下降的速度很顯然不是他能扛得住的,雖然身體有千世鏡保護沒有受傷,那衣衫卻已經被颶風扯爛成碎片。

“咚……”

任屠率先着地,在地面上砸出了一個深坑。

任一後落地,比較幸運的砸在任屠的肚子上,卻是有了個毛絨絨的墊背。

略微頭暈的晃了晃腦袋,卻看看身下的任屠,大免子已經被摔蒙了,好在神智清明,一個翻身就坐了起來。

“主人,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我在這裡也不能飛,連化形也不行。”

好歹他也是個超凡脫俗的兔子,在那至尊聖人境不能飛也就算了,對於自己的人型他還是比較滿意的,沒有想到只是來這裡一遭,就被打回原形,心裡鬱悶得不得。

任一寬慰道:“咳咳……還歹還是只大兔子,沒把你打回幼崽。”

若真是那樣,任屠不得哭死,一切修為化為泡影,從頭再來過。

“主人,我們快去找狗子吧,她應該就在不遠處。我聞到她的味道了。”

任屠的鼻子可是比狗子還要靈敏的,只是動了一下,就已經嗅出了個大概。

“不負一番辛苦,快,咱們先離開這個深坑再說。”

任一聽到這個好消息,一改愁容,催促起任屠來。

只見任屠一隻爪子抓住他,兩隻後腿一蹲,瞬間發力,一下子就跳出了這十丈深坑。

這個陌生的世界盡收眼底,那是滿眼的金黃,不是黃沙遍地,而是這裡的植物,哪怕是石頭都帶着一種秋天的色彩。

行走在荒原上,那草乾涸得一踩就碎,石子也是,仿佛幾千年沒有遇到水,只是被輕輕碰一下,就散落成沙。

“主人,這裡的空氣好乾啊,好像一點水分也沒有,我現在特別想喝水。”

雖然他在掉落進來前,已經在那湖水裡喝了個肚兒圓,只是才剛在這裡待了這麼一會兒,就渴得不行。

任一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只覺得燒心不已,是那種由內而外的乾,這裡的太陽溫度並不高,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吸取他們身體里的水分,會這般的誇張。

不敢大意,他趕忙弄了兩個水袋,一邊趕路,一邊狂喝着。

這隻是杯水車薪,有種越喝越渴的樣子,卻也是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

他們只是才進來這麼一會兒就大呼受不了,想想任凶進來已經有一天的時間,她可不會隨身攜帶這麼多水,還不知道乾成什麼樣子,兩人越發著急的想要找到她。

好在,任屠的鼻子指引還是很有用的,兩人找了一頓飯的功夫,終於在一顆枯樹下,見着奄奄一息的任凶。

此時的她一動不動,嘴唇幹得流出了血,已經變黑變乾,凝固在傷口上。

其實的肌膚上,雖然皮粗肉厚的,還是擋不住有裂開的地方,正有鮮血從裡面跑出來,又快速的凝固,速度之快,一度讓人覺得眼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