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神級售貨商 > 第兩百章 橫掃無敵!

第兩百章 橫掃無敵!

一群人眼睛發紅的看着郝仁,目光無比熾熱。

感受到這一幕,許澤這才滿意的點點頭,一臉陰狠的看着郝仁,在柳州市,他許澤還真沒有怕的人。

不過看着一旁的陳瑤和洛菲,他眼睛一亮,貨比貨要扔,與這兩人相比,他身旁的女人瞬間黯然失色。

許澤似乎一頭餓了許久的野狼,緊緊的盯着兩人,恨不得吞了她們。

“這樣的女人才配得上我許澤。”

許澤心裡大叫道。

被許澤的目光註視,陳瑤與洛菲都是眉頭一皺,一臉厭棄的看了一眼許澤一眼。

“看什麼看,再看把你狗眼挖出來!”

洛菲冷哼一聲,小胸脯一挺,不屑的說道。

陳瑤她都敢懟,更何況一個沒腦子的富二代,有郝仁給她撐腰,在柳州市這一畝三分地上,還沒有人讓她害怕。

不過,看着許澤身旁那些紅眼的小弟,她心裡升起一抹擔憂。

“郝總,你退後,讓我們來!”

這時候,陸遠的這群班底作用馬上凸顯出來,紛紛攔在郝仁面前,一臉警惕的看着對面。

他們四十多號人,女生除外,也有二十多人。怕什麼。

“找死!”

不過,下一刻,對面的一群混混直接從身上掏出一把把彈 簧刀。

陸遠臉色一變,這些可都是正經的人,和對面那些人可不一樣,仗着人多打個架還可以,但是動刀子,他們絕對是不敢的。

不管是傷到人,還是被傷到都是一個天大的麻煩。

果然,看到對面動刀子,陸遠的這群班底都是下意識的開始後退,一個人更是讓郝仁趕緊走。

“郝總,咱們還是先走吧,不至於和這樣的人動氣。”

陸遠在郝仁身旁低聲開口。

說到底,他還是怕了,在他看來,對面這群人就是臭石頭,他們則是瓷器,犯不着和石頭硬碰硬,那不是他們的價值所在。

“動手,給我廢了那個家伙!”

許澤臉色猙獰的開口。

一旁的小混混聞言,都是怒吼一聲,揮舞着彈 簧刀向前衝去。

論起比狠,他們比陸遠的那群工作人員強太多了,打架受傷都是常事,去派出所就像是回家一樣。

只要廢了郝仁,就可以拿到一百萬,大不了蹲幾年,幾年換一百萬,這筆買賣血賺。

嘩啦啦

陸遠的工作人員紛紛向著兩邊閃避開去。

他們是來工作的,不是來玩命的。

適當的時候表一下忠心還是可以的,真到了危險的地步,自然是大難臨頭各自飛。

陳瑤和洛菲都是臉色一變,想要拉着郝仁向後閃,不過,郝仁卻是絲毫不在意,一臉平靜的看着這群發瘋的小混混。

大牛的身體站在他的面前,似乎一座小塔,擋住所有狂風暴雨。

看着這群揮舞着彈 簧刀嗷嗷叫的混混,大牛眼中閃過一抹興奮,這是一種久違的激動。

雖然這些家伙很菜,但是迄今為止,也就他們可以讓自己升起一點戰鬥的欲 望。

“嗬”“嗬”

大牛的嘴中發出一聲嘶吼,地面轟然裂開,所有人只看到一道黑影閃動,似乎狂風怒捲。

下一刻,在所有人獃滯的目光下,大牛直接衝到了為首的一個小混混面前,一把抓住對方的手腕,“咔嚓”一聲,對方頓時骨折。

大牛隨手一甩,這個家伙似乎稻草一般被扔出去。

大牛雖然魁梧,但真的動起手來,速度確實超乎想象的快速,並不是什麼武學,而是單純的野獸般的直覺,加上恐怖的力量與速度,便是形成了強大無匹的戰鬥力!

“嘭”“嘭”

“啊”

“……”

慘叫聲伴隨着身體落地的聲音,不到一分鐘,所有人便是一臉獃滯的看着滿地打滾的小混混,無一例外,全部骨斷筋折。

這還是郝仁讓大牛悠着點的原因,不然的話,以大牛的實力,這些人根本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大牛似乎鬆了一下筋骨,有些興奮的看着眼前躺在地上的小混混,一臉意猶未盡。

郝仁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着點點頭,“乾的不錯。”

說完,上前兩步,來到許澤的面前,此時,許澤一臉獃滯的看着前方,兩眼無神,身旁的女人也是如此,全身都是隱隱顫抖,看到郝仁過來,直接嚇了大叫一聲,轉身向後跑去。

女人的一聲大叫,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忽然回過神來,都是一臉驚駭的看着大牛。

“這,這,這還是人嘛?”

“卧槽,我一定是眼花了,或者是還沒有睡醒!”

“就是特種兵也沒有這麼恐怖吧!”

“艹,你開什麼玩笑,就是史泰龍和施瓦辛格排成一個排都不夠這哥們打的!”

“這就是老闆的保鏢嘛,從哪找來的這種非人類!”

“找死啊,敢這麼說,小心給你一拳,直接讓你去ICU。”

“……”

一群人都是幾乎炸開鍋,一臉震撼的看着大牛那強悍的身軀。

至於許澤,則是身軀顫抖,一臉驚恐的看着郝仁,他不敢相信,社會上還有這麼變態的人類,剛纔才多久,一分鐘不到吧,不,可能也就十幾秒。

十幾個手持利器的小混混,直接被廢掉,看着他們躺在地上哀嚎的模樣,許澤就從心裡打了一個冷顫。

“你,你……”

許澤張張嘴巴,想要說什麼,卻是被嚇的說不出來。

“啪”

下一刻,一道響亮的巴掌聲響起,許澤的臉上,迅速的升起一抹紅腫。

看着郝仁緩緩收回去的手掌,許澤懵了,不僅他懵了,不遠處嚇了躲避起來觀看的大堂經理更懵逼了。

這可是鑫隆化工的少東家,柳州市誰見到不給三分薄面,像是郝仁這種,直接把許澤面子踩的粉碎的情況他還真沒有看到一次。

“天塌了。”

大堂經理欲哭無淚,許澤在這裡受欺負,對方身後的背景怎麼會輕易饒了他,他老闆就得把他活剝了。

不過,讓他更心驚的則是郝仁,特別是對方的那個保鏢,刷新了他的三觀。

有這種人在,只要不是熱武器,來多少都要跪下。

大堂經理想到這裡,心裡更是哀嚎起來。

這兩邊,他哪個都得罪不起,只能像是孫子一樣躲起來。

“警察快來了嘛?”

大廳經理看着自己身後一個服務生,之前便是報警,現在也不知道警察到了沒有。

“快了吧,最近的派出所距離我們這也就五六分鐘的路程。”

一個人小聲說道。

前方,許澤終於反應過來,一臉憤怒的看着郝仁,不敢置信,“你,你敢打我!”

從小到大,他爸媽都沒有這麼打過自己!

“啪”

忽然之間,又是一道響亮的巴掌聲,郝仁緩緩的收回手掌,淡漠的看了他一眼,

“記住,打你的是我,回去哭鼻子的時候,告訴你老爸,我叫郝仁。郝仁的郝,郝仁的仁。”

許澤兩邊臉頰都是紅腫起來,眼睛瞪的老大,幾乎要瞪出來。

郝仁身後,洛菲一臉痴迷的看着郝仁,這才是她心目中的男人,也只有這樣的男人,才配得上自己。

不過,看着一旁的陳瑤,,洛菲又是升起一抹怒氣,現在陳瑤明顯就是自己的絆腳石,想要把郝仁勾搭上,自己必須要解決這個攔路虎。

陳瑤看着郝仁,嘴角也是露出一抹笑容,極為滿意郝仁的表現,至少說明自己沒有看錯男人。

至於身旁洛菲的想法,她也是知道,不過,想到自己和郝仁的關係,陳瑤不屑的在心裡開口。

“已經晚了。”

聽到郝仁的話語,許澤狂怒的表情一愣,“郝仁?”

這個名字自己似乎在哪裡聽過。

正要說什麼,忽然之間,外面衝進來一群警察,看着滿地的狼藉都是愣住。

為首的是一個國字臉的中年男人,臉色嚴肅,看着周圍圍觀的人群,沉聲說道,“誰是這裡的負責人,給我說一下這裡的情況!”

這時候,大堂經理從角落裡冒出來,似乎看到親人一般看着對方。

郝仁回頭看了一眼,隨即轉過頭來,他們屬於自衛反擊,把這些人打死都沒事。

並且自己還有一個律師事務所,打官司自己更不怕。

大堂經理將這裡的事情快速的解釋了一遍,當然,沒有添油加醋,畢竟這裡是公共空間,也有監控,什麼事情一查監控便清楚了。

並且,陸遠他們也在一旁,也是解釋起來這些事情都是許澤一方的人挑頭的,他們是無辜的。

聽完解釋,為首的警官將目光看向大牛,在他那雄壯的身軀上不斷徘徊。

一個人解決十幾個手持利器的小混混,並且自身絲毫無損,就是精英的警官都做不到!

“把所有人帶回去問話。”

警官說道,隨即讓讓封鎖這裡,自己跟着去後臺監控室查看監控,這些都是證據,需要帶走的。

郝仁一聳肩,倒是無所謂,不過去做個筆錄而已。

至於許澤,慫恿他人故意傷人,少說也得蹲幾個月,當然,有他老子在,估計很快就可以保釋出來。

但是自己的律師團隊也不是吃素的,不讓他長點教訓哪裡這麼容易!

許澤則是一臉怨毒的看着郝仁,同樣對於警察的到來無動於衷。

很快,郝仁,大牛,許澤等人都被帶到警察局,不過,郝仁這邊剛剛進去,劉正風便是風風火火的趕來。

得知了郝仁的身份,這些警察也是有些吃驚,很快便是把郝仁送出來,警察局局長一臉賠笑。

沒辦法,現在官場上誰不知道郝仁的大名,和薑市長關係可不簡單,只要不是違法的事情,誰敢輕易得罪。

至於大牛,雖然打傷了不少人,但是那都是正當自衛,防衛過當都不算,沒把他們打死就算輕的了,畢竟他是空手,還是單人,對面可都是手持利器,十幾個人。

醫葯費都不用賠,這些人反而要被追責。

許澤身為罪魁禍首,更是逃不了。

從警局出來,陳瑤,洛菲等人都是一臉擔憂的看着他。

“走吧,沒事了。”

郝仁笑了笑,身後的大牛緊緊跟上。

“今天玩的不開心,下次再補回來。”

郝仁笑着對陸遠說道,本來是一個慶功宴,被許澤鬧成這樣,他心裡也是不太痛快。

“對了,肖博呢?我記得他受傷了,上醫院了嘛?”

郝仁似乎想到什麼,詢問道。

“已經安排人送醫院了。”

陸遠連忙回應道,看了一眼警察局,“那個許澤?”

“不用管他,我會安排。”

郝仁淡漠的點點頭。

說完,郝仁看向一旁的劉正風,“老劉,許澤的事情交給你了,讓他在裡面蹲上幾個月長點記性。”

“不過,我估計他老子很快就會來保他,必要的時候,你把薑市長搬出來,我還真不信他能翻天。”

聽到郝仁的話,劉正風胸脯拍的啪啪響,“這個事情交給我您放心,這種人渣讓他在外面待一天都是社會的毒瘤!”

證據齊全,責任清楚,要是他還不能把許澤給送進去,這個律師還真就白幹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