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第三十九次攻略 > 第679章 網游大神很高冷(103)

第679章 網游大神很高冷(103)

【私聊】[春風習習]:可以啊。

從哪裡開始就從哪裡結束。

流光回溯純粹因為蜘蛛洞穴熟悉,上次雇人在那裡輪白過一次,這次更方便罷了。

組成兩隊後,一行八人進了岩洞,春風習習和夏雨陣陣都努力殺怪,此時傾城謠和巔峰童話重蹈覆轍,假裝摔出隊伍。

春風習習和夏雨陣陣兩人等級低,攻擊不高,其他人都趕忙停手,把人頭讓給她們兩個。

於是,傾城謠和巔峰童話被兩個萌新的技能殺死了。

【當前】[春風習習]:哎呀!你們兩個乾什麼呢,被我們殺了?

【當前】[傾城謠]:不好意思,突然掉出來了。

【當前】[春風習習]:騙鬼呢你,掉一個人就算了,有兩個人一起掉出來的嗎?你們不對勁……夏雨我們走吧,退隊伍。

她這話一說,對面就急了。

本來不該這麼早出手,但流光回溯幾個人等不及,立刻把她們踢出隊伍,鳳城棋院使出了定身符,把兩個萌新定在原地,讓她們無法下線。

隨即,幾個滿級玩家開滿技能,狂風驟雨般砸下去。

春風習習和夏雨陣陣只不過是兩個小萌新,好殺極了,用不着十分鐘,只不過一兩分鐘,兩人經驗條就輪白了,被殺成新號。

但與此同時,兩人身上卻什麼也沒爆出來。

流光回溯幾人都是一愣。

意識到不對。

【當前】[夏雨陣陣]:出來吧。

這句話更讓幾人摸不着頭腦,流光回溯警惕地準備撤退,可她卻發現自己移動不了!

她驚愕地看向其他隊友,發現每個隊友都在原地。

【當前】[鴨子]:正義拿來吧你。

【當前】[諸葛老夫]:渣渣們,今天老夫必要替天行道。

【當前】[大漠孤煙直]:呵呵呵。

在幾人核善的笑容下,春風習習和夏雨陣陣負責在旁邊丟定身符,其他人合力圍攻,蜘蛛洞穴里閃爍着五顏六色的技能光芒。流光回溯、鳳城棋院、傾城謠、月光的狐媚、巔峰童話、青芒之夏頭頂的經驗條飛速下滑……幾個人都驚獃了。

【當前】[鳳城棋院]:你們……有話好好說!

【當前】[流光回溯]:快住手,不然我們要錄屏了。

【當前】[春風習習]:你錄屏吧,反正前面我們也錄了,你們這次是輪白兩個萌新玩家,不像上次,楚楚動人是大神,你們能顛倒黑白。

【當前】[巔峰童話]:你們不是萌新玩家?你們這次是故意釣我們?!

【當前】[春風習習]:哎呀哎呀,也不是太笨嘛。

說話的功夫又過去幾十秒,鴨子和諸葛老夫殺紅了眼,喻楚操縱着夏雨陣陣退下來觀戰,大漠孤煙直在旁邊丟定身符,丟得十分精準。

刷刷刷——

經驗條不要錢似的往下掉。

幾人眼睜睜看着,心都在滴血,無能為力。

鳳城棋院氣得哇哇大叫,在當前頻道各種罵人攻擊,楚楚死忠粉順手全給截圖下來。

輪白意味着號徹底被廢了!

到最後流光回溯都忍不住求饒,但鴨子和諸葛老夫怎麼可能心軟,鴨子平時喜歡美女,關鍵時候還是站朋友的,殺起美女來那叫一個狠心,技能嗖嗖嗖地往下扔,不出五分鐘,幾個玩家的經驗條都見底了。

隨着璀璨的金光從六人身上浮現,蜘蛛洞穴里頓時堆滿了從她們身上爆出來的裝備。

喻楚操縱夏雨陣陣上前,撿起屬於自己的那幾件。

——最初被流光回溯搶走的。

——後來被輪白時爆出來的。

她一件件拿回來。

鴨子和諸葛老夫幾人站在她身後,守護神似的。

對方也不再說話了。剛剛充斥着謾罵和無能狂怒的當前頻道,陷入死一般的寂靜中。

楚楚死忠粉終於揚眉吐氣,操縱着春風習習,得意地蹦蹦跳跳。

至於喻楚,當初被輪白時的火氣,此時都化為平靜。

她的號能通過返魂丹回來,可鳳城棋院三人就不行了。甚至流光回溯搶她裝備的仇,還有巔峰童話和青芒之夏三番兩次侮辱誹謗她的仇,在這一刻也被清算。

不是她的裝備她沒拿,是她的,她都收走了,最後也沒理幾個仇人,只在當前頻道淡淡打字。

【當前】[夏雨陣陣]:走吧。

鴨子幾人乖乖跟上她離開。

【私聊】[春風習習]:偶像偶像,你不罵她們幾句解解氣嗎?你看她們都不說話了。

【私聊】[夏雨陣陣]:算了,突然覺得沒什麼意思,大仇得報就好了。

【私聊】[春風習習]:哈哈哈你可真佛系。

喻楚聳肩。

她說的是實話。也許因為自己如今現實生活很幸福,對於網上的仇恨變得淡了,再說仇已經得報,她懶得再看那幾個人。

【私聊】[春風習習]:偶像,接下來你就別看她們消息了,論壇爆料的事交給我,我以前可是娛樂圈追星粉頭!掛人,寫邏輯條的事我最拿手,錘爆她們的狗頭!

喻楚心裡一陣溫暖。

要不是認識了這麼多好朋友,她就只能孤孤單單復仇。

【私聊】[夏雨陣陣]:謝謝你。

楚楚死忠粉掛人速度確實快,隔了一個小時,論壇就掛出長條,總結了事情的起因經過,並附有截圖和截屏。

裡面還包括楚楚動人以前被算計輪白的事。

帖子一齣,立刻引爆論壇。

回帖立刻過了百,還在不斷攀升。

“我擦,好嚇人啊。”

“以牙還牙,是真的爽!”

“定身符我早就覺得不合理了,是不是bug啊,有足夠的錢豈不是可以隨意輪白別人了?”

“對啊。官方快削弱定身符吧,太嚇人了。”

“這個流光回溯一直都很不要臉,現在終於消停了。”

“對對,還有巔峰童話,青芒之夏她們。”

“沒人說鳳城棋院嗎,她性格特別囂張狂妄,總欺負萌新。”

“這一波呀,這波叫為民除害!”

楚楚死忠粉的邏輯條做得很專業,證據也充分,回帖都是支持她的。

也有少部分醉影公會的人,還在嘴硬倔強。

但很快,游戲官方在軟件更新後,修改了定身符的作用,削弱了威力。

官方這樣做,就證明是定身符出了問題……也就是說,確實有人利用過定身符的漏洞。

這等於間接幫楚楚死忠粉證明瞭長條里所寫的——三個玩家利用定身符,輪白大神。

這下再也沒有人站出來了。

就連醉影公會的人,也個個閉嘴。

幾天后。

醉影公會的會長醉風宣佈,把流光回溯幾人逐出公會。

玩家們心裡都清楚,流光回溯幾人被輪白,成了新號,對公會沒用了,所以醉風踢人才踢得這麼爽快。

但大家都樂意看痛打落水狗戲碼,於是並未多說,只是繼續起哄嘲笑流光回溯。

醉影公會在這次事件前,實力就隱隱不如新興的美少女公會,也因為這次的事,他們名聲更加受到打擊,於是漸漸竟有些消沉之勢。

【私聊】[諸葛老夫]:楚楚,出大事啦!死忠粉被圍攻了(幸災樂禍)

下午的時候,諸葛老夫忽然發來這麼一條消息。

喻楚看見幸災樂禍的表情,就知道不是大事,於是不急着回。

【私聊】[楚楚動人]:怎麼了?

【私聊】[諸葛老夫]:哈哈哈哈,論壇有人說你出軌,和死忠粉偷情,給S大神帶綠帽。

【私聊】[楚楚動人]:……??

喻楚立刻去論壇看爆料。

有人信誓旦旦地說,當時設計輪白流光回溯時,他也在蜘蛛洞穴里,親眼看見楚楚動人和楚楚死忠粉的小號,親密交談,親昵互動。而且,這麼大的報仇計劃居然沒有叫上S!

這可是楚楚動人報輪白之仇啊,肯定要把熟悉的親朋好友都叫上呀,居然沒有叫S!

而且還和楚楚死忠粉那麼親近!

劈腿實錘!!

喻楚看見這份爆料都笑了。

這會兒楚楚死忠粉還沒上線,大概是在睡覺,喻楚給她留了言,問她想怎麼解決。

楚楚死忠粉一覺醒來,看到消息頓時氣樂了。

喻楚問她:“你想怎麼處理?”

死忠粉想了半晌,忽然道:“恐怕還是她們幾個做的好事,她們以為我是男的,想搞臭我們兩個的名聲呢。正好我也早就看她們不順眼了,天天在論壇曬照片,長得怎麼樣啊就敢自稱美女!讓她們見識見識什麼叫真美女!”說著還瀟灑地撩了一把頭髮。

說乾就乾。

楚楚死忠粉立刻登錄論壇,用自己的號,發了張爆照:

【本人女,謝謝,但是歡迎楚楚偶像出軌我!】

照片一齣。

論壇沸騰。

平時男玩家們對着月光的狐媚、傾城謠的爆照,就天天喊美女,還主動送裝備。

這會兒面對的是真·不修圖美女,回帖立刻過千,舔屏玩家無數,其中也有人質疑這是假照片,楚楚死忠粉隨意拍了個視頻,徹底粉碎質疑。

“啊啊啊美女姐姐!”

“美女貼貼!”

“美女出來喝一杯呀?”

“卧槽,我一直以為是男的,居然這麼漂亮!”

“愛了愛了!”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那個爆料的玩家出來呀,你還想怎麼搞人家?好好的閨蜜被你說成出軌,你接下來是不是想說楚楚動人和死忠粉是百合?”

“哈哈哈哈哈救命,如果他真這麼說我要笑死。”

“S神:我太難了。哈哈哈哈!”

“楚楚動人還是死忠粉的偶像呢,不知道楚楚動人多漂亮?”

“我好像聽說過,楚楚動人還是帝都大學學生,高學歷大美女!”

——最後這條評論是楚楚死忠粉小號發的。

玩家們頓時又開始膜拜楚楚動人。

喻楚笑着看完這場鬧劇,沒把它當回事,聽到書房門響動,抬頭見白襯衣的少年進來,立刻丟下電腦撲過去,掛在他身上:“你回來啦!”

蘇晏白點頭,把她拉進懷裡,低頭親了一口:“我不在的時候乖不乖?”

喻楚嘟囔:“你這話問的,怎麼像哄小孩……”

他總是拿她當小孩子。

晚上睡前。

蘇晏白拿了杯牛奶,邊喝邊淡淡看了眼游戲。

少年指尖頓住。

幾分鐘後。

喻楚趴在床上正在聽歌,忽然望見卧室門推開,那人精緻眉眼平淡,把筆記本拿來放在眼前,問:“這裡說的是什麼?”

喻楚一看。

正是今天那條爆料劈腿的帖子。

她摘下兩隻耳機,露出笑容,有點討好:“哈哈,沒什麼呀,他居然說我和死忠粉是一對……怎麼可能呀!”

“嗯。”

蘇晏白淡淡點頭。

少年嗓音略涼,“所以,你為自己報仇,不叫我。”

喻楚:“……”

她小心撓了撓頭:“這個,你今天要出門,去計算機公司開會,我想這點小事就不告訴你了,我能解決的。”

少年定定望着她半晌。

喻楚心尖莫名忐忑,難道這真的是大錯誤?

“你的事都要告訴我。”蘇晏白微微低下頭,白皙前額抵着她額角,淡淡開口,“以後要告訴我……不管你自己能不能解決,我想陪着你做任何事。”

一開始態度冷淡而強勢,話到最後卻又有些溫軟。

他貼着她側臉蹭了蹭,纖長睫毛下漆黑的眼珠盯着她看,軟軟的。

喻楚心化了,重重點頭:“好啦,我知道了。”

少年起身,捏捏她小臉兒。

喻楚有點猶豫問:“如果你有很重要的事呢?今天我的事只是游戲,而且我都不在意她們了……你出門是去公司開會呀,很重要……”

蘇晏白微微挑起一邊眉梢,淡淡看了她兩秒。

“看來你還是沒明白。”少年若有所思低頭,把牛奶杯放在旁邊桌上。

他單手抵着床,慢條斯理,朝她籠罩過來。喻楚臉騰的紅了,被少年修長身體壓在床上,嫣紅薄唇軟糯糯貼着她唇角。

“明白……明白什麼?”她在接吻間隙結結巴巴地問。

最終,意亂情迷,氣喘吁吁之際,她泛着淚聽見上方的人輕嘆氣,晶瑩汗滴落在她腰際,對方溫存地咬她,聲線清冷含欲,低啞又認真。

“你的一切小事,比我一切大事,都重要。”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後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