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我有一棵神話樹 > 第三百三十七章 登臨馭靈

第三百三十七章 登臨馭靈

如果不是傳承自熒惑血脈的禁眸神通,精妙難言,能夠破除眼前虛妄,只怕他如今仍然難以察覺其中的隱秘。

他不動神色,低頭繼續修煉,識海中辰星君法相張目,鎮壓他心中的失措和驚疑。

紀夏遲疑一陣,靈輪上的一道嶄新靈印亮起,熒惑禁眸運轉而出。

眼中大日靈眸運轉之下,目光衝破噎鳴秘境,遍觀全城,卻沒有絲毫收穫。

眼前的景象,竟然再度發生變化。

熒惑禁眸下,一道金色光罩,籠罩上乾宮,宮外的一切都被阻擋、遮掩。

紀夏正在上乾宮中修行,突然心有所感,眉頭微皺。

紀夏悚然一驚,正要應對。

卻見體內殘餘的星辰星光,突然散髮出一陣柔和的光芒,罩住紀夏的靈輪。

金光探入紀夏軀體,照亮紀夏五臟六腑、四肢百骸。

“體修?神通八重沒有圓滿,卻有如此強大的軀體。”

青年強者饒有興緻,旋即背負雙手,居高臨下望着紀夏。

“你是這座人族國度的國君?我進入這片神奇秘境,看到這一座殿宇,位於最高處,獨立孑然,遠望整座秘境。”

紀夏心頭驀然升起一絲寒意。

這尊神秘強者,衝破了紀夏的禁制,看出了噎鳴秘境的不凡!

他默不作聲,註視青年強者。

青年強者突然失笑,緊接着,眼中的笑意大作,震動整座上乾宮。

“我苦苦尋找青銅墓,卻被一隻畜生趕了出來,卻沒想到因禍得福,尋到這樣一處匪夷所思的秘境!”

“我壽元還有兩千餘年,有了這樣一處秘境,我何愁修不成神淵,何愁無法登臨荒老之位?”

他眼中金光綻放,透過上乾宮,望向秘境四處,神色中是遏制不住的貪婪之色。

哪怕是神台強者,面對噎鳴秘境這種千古未有的秘境,都要失態!

而站在他眼前的紀夏,他渾然沒有放在眼裡。

紀夏眉頭微皺,腦中不斷觀想辰星法相,讓自己的思緒歸於平穩,籌謀對策。

看見紀夏的模樣,那位青年強者臉上的貪婪突然收斂。

他道:“雖然你弱的可憐,但是你這座國度,似乎並不缺強者,而且在這座秘境中,還有諸多弱小修士演練一種奇異戰靈陣,偉力恐怖,讓我嘆為觀止。”

“現在你悄無聲息,大約是在思索對策,可是我並非張狂之輩,你雖然弱小如同一隻小雀兒,但我並不打算給你機會,我會代你統治這片國度,這座秘境!”

下一刻,他搖身一變,化作紀夏模樣,惟妙惟肖。

第二尊紀夏,眼中隨即露出森寒光芒,體內散髮而出的靈元,構築出一道拳印,直直轟擊向紀夏!

其勢濤濤,恐怖莫名!

紀夏巍然不動,意識微動,噎鳴秘境的時間流速,突然快了許多!

那道拳印也驟然停在紀夏兩丈之處。

飛來的靈元餘波,讓紀夏的衣袍飛動,軀體隱隱作痛。

青年強者眼神漸漸陰冷下來:“你煉化了這片秘境的碑靈?”

紀夏不明所以,卻仍舊面不改色,望向青年強者。

青年強者緊盯着紀夏,眼神愈發森寒,問道:“弱小生靈,何德何能擁有如此至寶?”

紀夏不理會青年強者的譏嘲,道:“前輩,不如我們坐下飲茶,我為你接風洗塵?”

說話間,他微微揮手,上乾宮中立刻升起一道玉台,臺上又有一把寶座,也在綻放光芒。

青年強者幻化而出的紀夏,冷哼一聲,走上玉台,端坐寶座,道:“你果然煉化了這片秘境的碑靈,碑靈竟然會認同你這般弱小的生靈。”

紀夏含笑,並不回答。

青年強者仔細端詳了紀夏一眼,突然失笑:“你莫不是惹認為,你煉化了碑靈,我就拿你沒有辦法了?”

紀夏臉上的笑意一滯。

青年強者搖了搖頭,笑道:“我曾經修有一種奇異神通,能夠在人的靈魂上,烙印下印記,自此之後,我讓你向東,你便只能向東,讓你去死,你也心甘情願!我只需運用這道神通,你便無法威脅於我。”

紀夏微皺眉頭,臉上突然泛起一絲笑意,道:“我之於前輩,不過是強一點的蟲子,若是前輩有辦法,又怎麼會和我廢話,恐怕這個時候,我已經成為前輩的傀儡了。”

青年強者氣息微滯,由衷點頭道:“遇到我,你仍然這般冷靜,心境着實不俗。”

“沒錯,我如今受了重傷,短時間內無法使用這道術法,方纔是在恐嚇於你,讓你心中膽怯,我好看出你的破綻。”

“可是……”青年強者幻化成的紀夏頓了頓,臉上露出詭異笑容,道:“就在幾息之前,我突然想到一個極好的辦法。”

紀夏神態自若,心緒平穩,道:“願聞其詳。”

“我聽說人族最是愛惜同胞性命,也極愛惜自身德名,尤其是你這樣的君主。”

他臉色戲謔道:“我只需要恢復十日,就算無法恢復完整修為,也能夠重新登臨神台境界。”

“到時候,我就走出這座殿宇,披着你的面容,將這座人族國度中的強者、軍伍全部屠戮殆盡!屆時這座國度中所有生靈,都將感知到我賜予他們的恐懼。”

“若是你安穩聽我號令,與我立下陸父之約,甘當我的傀儡,我就保這些人不死,若是你要耍小心思,我就將這座國度中所有人族屠戮給你看,然後再用神通錄製鏡像,廣發各個人族上岳,府閣!讓你永世受同族唾棄!怨恨!”

青年強者的紀夏面容,此刻顯得陰沉、可怖,有若一尊惡魔!

而紀夏沉思許久,眨眼間就已經過去了一個時辰。

那位青年強者也任由紀夏權衡思考,眼中始終露出淡淡的譏諷。

“區區一個人族,又有何資格與我飲茶?我洞悉生靈心緒,又豈是你能威脅的?”

青年強者淡然心道。

他不由想到,往後兩千年,他都在這座秘境苦修。

這座秘境中,就有四千年時間。

四千年時間,也許他有望修成神淵!

之後,他再去探一探那座青銅古墓!

古墓之中,也許隱藏着驚天秘寶。

如果能夠得到青銅古墓秘寶,就有希望再踏出玄妙一步!

忽然紀夏抬頭,眼睛微眯,問道:“前輩,你方纔說,你如今的修為,並沒有神台境界?”

青年強者微怒,冷笑道:“我即便受了重傷,從神台跌落,也並非幾尊玉都能夠抗衡,況且這座殿宇,已經被我用秘法阻隔,沒有人能夠透過秘法看到你我!”

紀夏徐徐點頭,周身忽然有靈元絲絲溢出。

他眼神沉靜,道:“既然前輩未入神台,就並非不可戰勝!”

青年強者一愣,仿佛聽到什麼極盡可笑之事,忽然大笑出聲:“神通境界,想要戰勝我?”

紀夏搖頭,認真向那青年強者解釋道:“前輩有所不知。”

“剛纔你廢話的檔口,我已經晉入馭靈,如今,我乃是馭靈強者!”

妙書屋

“前輩突然來訪,紀夏有失遠迎,失禮。”

金色身影上的金光突然消退,露出其中的真實軀體。

一尊健碩偉岸,眉眼威嚴的青年強者看向紀夏。

可是熒惑禁眸下,一道金色身影突然顯現,他站在上乾宮中央,仔細打量着紀夏。

紀夏臉色不變,仍舊修行,對那道金色身影,視而不見。

“你看到我了。”

金色身影忽然開口。

紀夏嘴角露出一絲無奈,他徐徐站起身來,看向那位金色身影。

紀夏腦中不斷閃過諸多念頭,揣測光罩來源,算計一切可能,思索對策。

但是令紀夏頭皮發麻的是,他用肉眼,甚至用大日靈眸,竟然不曾看見這道光罩。

“人族國度?咄咄怪事,這座國度難道隱藏着一座上岳,或者一座人族秘境?竟然頗有強盛之兆。”

青年強者臉色蒼白,眼中忽然有一道金色光芒射出,看向紀夏。

他觀想辰星君,將自己心頭的不寧盡數驅逐,腦海中又翻騰起金烏元聖真經第三重功法,參悟其中的奧妙。

如今距離紀夏出關,已經約莫一月,就和他估計的差不多,一月時間,紀夏已經突破在望,只需要徹底參悟真經第三重功法,就能夠再度鐫刻一道靈印。

“奇怪,我心緒向來平靜,識海中,又有辰星君法相坐鎮,怎麼會突然感到心緒不寧?”

紀夏心頭略沉,思索一陣,又覺得自己多疑。

如此過了約莫一個時辰,紀夏忽然遍體生寒,渾身汗毛乍起。

他眼神看向上乾宮宮門,門外樹影婆娑,景色仍舊美不勝收,沒有任何異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