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拆彈王妃要拆家 > 第二十五章 身上好大汗臭味

第二十五章 身上好大汗臭味

楊崢很快就來到了楚府,把宮莫離與大小姐約好的時間,地點轉達給了楚夫人。

楚夫人笑着說道:“我一定要夢兒打扮漂漂亮亮的去見三皇子的。”

回到房間,楚夢兒不高興的說道:“我不去,明天晚上太子說了要和我去賞燈,我才不想去見三皇子呢。”

李氏上前安撫的說道:“夢兒,這次你是非去不可,你再不不露面會讓引起別人懷疑的,你先去應付一下,後面娘在想辦法,你也知道逃跑的小菊至今還沒有找到,這也是娘心裡的疙瘩,娘做夢都夢見小菊那丫頭跑去和你爹告狀。”

“娘您還擔心什麼,你不已經派人手在爹的周圍監視着小菊了,她靠不近爹半步的。”

“現在先解決眼前的,娘會想到一個萬全之策,讓你順利脫身,他三皇子固然也不會得到真正的你。”李氏陰狠的目光看透着一切。

楚夢兒雖不情願,但是為了自己能夠成為太子妃,她還是要聽從她足智多謀的娘,沒有李氏為她搭橋鋪路,她可是寸步難行。

回到仙居的宮莫離遠遠就聽到吵鬧聲,原來是千歌和楊崢,只見千歌爬到園中的樹上,楊崢站在下麵,非喊她下來不可。

千歌扯起嗓門說道:“不就是摘幾個果嗎,至於這樣嗎?主子小氣,下人也是,你不讓我摘我偏要摘。”

宮莫離不明白怎麼平白無故把他也拉進去了。

說著千歌就開始一個勁的摘着,不停的往自己兜里裝,她可從來沒有見到大冬天也結果子的樹,而且這果子又大又紅饞的她直流口水。

楊崢實在沒辦法竟然搬走了她上去用的梯子。

嬌嬌勸說道:“美麗,你快下來吧,我們住在三皇子這裡,隨便摘人家東西不好。”

“什麼好不好的,你就當是自己家一樣,這麼好的果子不吃可惜了,你等着我摘給你吃,你的病就會好的快些了。”

宮莫離默默得看着樹上的千歌,他總覺得她和那個人很像,但是事實證明就不是。

就在自己想要轉身離開的時候,只聽見千歌“啊”的一聲,一不小心從樹上滑了下來。

眼看就要頭朝下腳朝地,宮莫離眼疾手快,一個旋轉抱住了千歌纖細的腰肢,一瞬間千歌的身子緊緊趴在宮莫離身上,聞到和那夜一樣清淡的茉莉花香。

這種花香一時讓千歌如痴如醉,她靜靜的躺在宮莫離的懷中,宮莫離抱着她緩緩落地,那種感覺和那夜也是一模一樣,可是終究不是那個人。

“美麗姑娘,你睡著了嗎?”宮莫離拍了拍像壁虎一樣趴在他肩上的千歌,

千歌猛地回過神來,然後饢着鼻子說道:“三皇子,你該洗澡了,身上好大的汗臭味。”

說完轉身拉着嬌嬌回了房間,關上門之後,不知什麼原因自己的心跳不停的加速跳動着,而且臉頰慢慢變得緋紅。

“千歌,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千歌努力剋制自己的情緒說道:“沒事,我心臟病犯了。”

“額·····”嬌嬌一時間一頭霧水。

接着就聽到門外敲門聲,“兩位小姐,三皇子要你們去用餐了。”

“好了,我們這就去。”

說著千歌就拿着剛摘的果子遞給嬌嬌說道:“嘗嘗什麼味道?”

嬌嬌因為怕涼也就沒吃,千歌一邊吃着一邊來到了大廳,宮莫離和楊崢看着吃着果子的千歌,兩人互看一眼。

楊崢淡淡的說道:“美麗姑娘,這果子不能吃,我剛纔不是告訴你了。”

“怎麼不能吃,這果子這麼甜,騙小孩的吧,我已經不小了。”說完又拼命的咬了好幾口。

宮莫離搖搖頭說道:“嬌嬌姑娘,這果子你吃了嗎?”

嬌嬌搖搖頭說道:“三皇子,這果子有什麼問題嗎?”

“剛纔楊崢已經說過了,這果子不能吃,吃過之後就會中毒。”宮莫離中毒二字加重了重音,他是想要千歌知道這裡的嚴重性。

千歌一時目瞪口獃,嘴裡的果子不停的往外吐,然後淡定的問了一句“會死嗎?”

宮莫離微微的點了點頭。

“你怎麼不早說。”千歌站起來指着楊崢說道。

“美麗小姐,我可是苦口婆心的勸你不要摘,你偏不信,我也沒辦法啊。”楊崢無奈的說著。

“你個短舌鬼,你就不能告訴我有毒嗎,一個勁不讓我摘我怎麼會知道有毒。”

之後千歌就覺得自己腿腳發軟,渾身無力,口齒也變得僵硬起來,而且大腦已經嗡嗡作響。

她這是要死了嗎?她的大仇還未報竟然又一次毀在了自己的這張嘴上,慢慢的自己就不省人事了。

嬌嬌看到眼前的千歌焦急萬分,“三皇子,求求你救救她吧。”

宮莫離並沒有覺得什麼,只是說道:“嬌嬌姑娘還是把飯吃完了再說吧。”

“三皇子,我怎麼能吃得下?”

楊崢上前說道:“嬌嬌姑娘,您聽三皇子的話,只要你吃完飯了,美麗姑娘就會自然醒來了。”

嬌嬌半信半疑,巴拉着幾口米飯放入口中,心中依舊擔心千歌的安慰。

果不其然,飯還吃完千歌就慢慢的醒來了,她趴在桌子上,然後惺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嬌嬌還有宮莫離,他們正在聚精會神的吃着飯,全然沒有看到自己已經醒來。

“嬌嬌,我死了嗎?”

嬌嬌一邊吃着東西一邊搖着頭,千歌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然後看向吃得津津有味的宮莫離說道:“三皇子不是說這果子有毒嗎?為什麼我好好的坐在這裡?”

宮莫離不緊不慢的說道:“美麗姑娘,坐是可以坐,但是我怕你站不起來了。”

千歌聽後忙要起身,可是屁股剛抬了一半竟然又坐了下來,她的下半身根本就沒有力氣支撐自己站起來。

“三皇子,怎麼回事?”嬌嬌問道。

“毒已經深入骨髓,現在是腳和腿不聽使喚,不一會全身就會出現這種癥狀,最後直到劇毒攻心。”三皇子一邊吃着飯一邊說著,全然一種不在乎的神情。

千歌一時癱軟了身子,嘆了口氣說道:“嬌嬌,我還不想死,我剛來····”千歌本想說自己剛來到這世上這馬上就要離開了。

這時的宮莫離突然笑了一聲,“沒想到,美麗姑娘也知道害怕了,真是難見。”

“三皇子,就是三皇子,死人見慣了,也就不足為奇了。”千歌抬頭看着眼前的飯菜,趁着自己還沒死還是多吃幾口,不能做個餓死鬼。說著她就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嬌嬌,趁我的手還能動,我要使勁的吃,死也不能做個餓死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