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拆彈王妃要拆家 > 第十一章 好奇心害死貓

第十一章 好奇心害死貓

一時間所有人朝着千歌望去,他們現在非常相信原來二小姐是被女鬼附身了,怪不得現在的二小姐變化如此巨大。接着那些道士蜂擁而上,一把把利劍紛紛指向千歌。

千歌知道,這肯定又是大夫人的陰謀詭計,不在她身上找點事她不罷休啊。千歌想了想,既然這樣那隻有好好的配合一下了。

說著她便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大步朝着道士走去,就在靠近他們的時候,千歌突然跪在地上,苦苦的哀求道:“各位法師,小女子真的是走投無路才會附體在二小姐身上,求求各位饒了我。”

道士幾個面面相覷,一時間傻了眼,其實他們之前就和李氏商量好了,想要假說二小姐是女鬼附體了,然後一劍刺去瞭解她的命。

再說了,道士也是假道士,說白了都是大夫人的人,可沒想到真的有女鬼附體,一時間他們有些束手無措,還是害怕慌張起來。

千歌看出了他們神情有些慌張起來,她接著說道:“其實,我是楚府的小玉,不知道楚府的各位長輩還記得我嗎?我以前是照顧二夫人的,我死的好冤啊,是被人殺死在後花園的。”千歌之前聽小菊說過,不只她娘死的有些蹊蹺,就連伺候她娘的丫鬟小玉死得也不明不白。

一時間楚府的所有人都很驚訝,這個小玉之前就是一直照顧千歌的娘的,但是不知什麼原因,二夫人死後不久,她也死在後院的荷花池中。

這時候聽到她是小玉附身,所有人都驚慌失措,抱頭鼠竄,就連所謂的道士都跑的無影無蹤。

整個後院一會兒空無一人,只有千歌和一旁瑟瑟發抖臉色煞白的小菊,“小姐,沒想到你真是被附身了。”

千歌看着小菊的樣子“噗嗤”一聲,“騙人的把戲,看把你嚇的,,以後看他們還敢不敢到我的院子來,這下清靜多了,我回去在睡個回籠覺。”

大夫人的房間突然杯子落地的聲音,小翠慌忙的告訴她剛纔發生的一切。她不由自主的說道:“不會的,不會有什麼鬼神之說,一定是這個丫頭胡說八道的。”

小翠慌張的說道:“她說她死的好慘,是被人殺死在丟在後花園的。”

“好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人已經死了這麼多年了,無憑無據難道死人也會說話,不要過於慌張,這樣會被漏出破綻,不要到時候不打自招,反而上了那丫頭的當。”

一旁的楚夢兒湊近說道:“娘,別說這個丫頭換了一個人之後,也越來越狡猾了。”

李氏陰狠的目光看向某個角落說道:“之前是我們太小看她了,她勾引太子給她撐腰,現在誰她都不放在眼裡。”

“娘,現在怎麼辦啊?如果她真的成了太子妃,以後再成為皇后,那麼我們就沒有好日子過了。”楚夢兒焦急的說道。

“小翠,我讓你到毒蠱山去買的東西買來了嗎?”

“回夫人,一切都辦好了。”

李氏點點頭嘴角划過一絲譏誚。

第二日,皇上下旨邀千歌和楚夢兒一同進宮,今天晚上皇上設宴邀請她們,一方面是因為賜婚之後大家一直都沒有見過,另一方面皇上想要宮莫離和楚夢兒好好的培養一下感情,因為皇上知道宮莫離對這場婚事根本就不滿意,為了這個兒子皇上也是煞費苦心了,關鍵宮莫離根本就不領這個情。

千歌接到聖旨之後,小菊就開始為她準備今天晚上的赴宴穿的的衣服,可是沒一件像樣的,千歌躺在床上吃着東西,看着愁眉苦臉的小菊說道:“別找了,就穿身上的衣服去,到皇宮裡一定有很多好吃的吧,你要我穿的太好了,我吃東西施展不開,就這樣反而自在不拘束。”

小菊看着千歌身上的衣服已經破舊不堪,哪裡能夠上得了臺面,“小姐,你穿成這樣去赴宴就不怕丟太子殿下的臉嗎?”

“他那樣不要臉的人就該這樣對待,我才不想為了他把自己弄得人模人樣的,他要覺得丟臉與我毀了婚約那倒是更好了,省得我整天思前想後的想辦法了。”

“小姐,那如果太子真的執意要娶你怎麼辦啊?這個婚約下來婚期就應該快了。”

千歌自信滿滿的說道:“我一定在大婚之前想到一個萬全之策的,放心好了。”

小菊知道他家小姐有開始在吹牛了。

很快到了晚宴的時間,楚夢兒早就準備好了,她雖然心有不甘但是皇上下旨她又不得不去,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能夠迷倒一切眾生。

千歌的打扮正好和楚夢兒行成了鮮明的對比,她依舊穿着以前破舊不堪的衣服,頭上沒有任何珠光寶氣,誰要說她是太子妃那誰肯定是瞎了眼了。

楚夢兒看着千歌的這身打扮笑着說道:“你看看你那寒酸樣,你有什麼地方能夠配得上太子殿下。”

“我是配不上,你能配上但是太子還是為了我不要你了。”千歌的一句話讓楚夢兒啞口無言,但是心裡氣得就像火燒似的。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楚千歌能夠和她搶太子妃,當初李氏就怕千歌的美貌壞了楚夢兒坐上太子妃的夢想,所以就把千歌藏在了後院,還立下規矩不許她踏進前院半步,只有楚將軍回來的時候她才能做回楚家二小姐的身份,但是楚將軍十年裡只回了一次家。

就這樣,楚府的兩輛馬車在皇宮門口停了下來,楚千歌和楚夢兒同時從轎子里出來,雖然是晚上,但是皇宮如白晝一樣,到處燈火通明。

看着千歌着實傻了眼,皇宮不僅寬闊雄偉,而且還很華麗,真可謂是雕梁畫棟,金碧輝煌。楚夢兒看着千歌吃驚的樣子說道:“長見識了吧,向你這樣沒有見過世面的人,最好只獃在柴房哪也去不得,小心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

千歌並沒有理會楚夢兒的話,她還沉浸在這高大上的宏偉建築當中,全把楚夢兒說的話當成了耳邊風。

就在這時楚夢兒靈機想到了什麼,帶着自己的丫鬟一溜煙的跑走了。

其實楚夢兒就是想甩掉千歌,她知道千歌肯定會在這諾大的皇宮中找不到東西南北的,索性給她一個難堪。

小菊看着跑走的兩個人說道:“小姐,大小姐會不會又耍什麼陰謀詭計。”

“不管她,走了倒好,省得在我耳邊刺耳。”千歌不懈的說著。

可是沒了楚夢兒帶路她可真的像無頭蒼蠅了,帶着小菊從東面走到西面,從南面又走到了北面,最後竟然把小菊也弄丟了。

自己不知道走到了哪裡,只見整個皇宮中到處都亮着燈,唯獨這裡沒有燈亮,只有屋裡閃爍着微弱的燭火,門口連個守衛都沒有。

一陣陣冷風吹出過臉頰,千歌不由的想起難道這裡就是皇宮中所謂的冷宮,一時讓她聯想到冷宮中那些貌美如花的嬪妃們,一個個精神受到壓抑,說不定從哪裡就會跑出來一個抓着自己不放,千歌一時感到毛骨悚然,趕緊就要離開。

可是就在這時屋內突然傳來一聲椅子倒在地上的聲音,同時夾雜着玻璃破碎的聲音。

好奇心害死貓,剛要出去的千歌聽到裡面的聲音又轉身走了進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