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拆彈王妃要拆家 > 第十章 什麼叫喜新厭舊

第十章 什麼叫喜新厭舊

小翠把剛纔和千歌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大夫人說了遍,然後還告訴大夫人讓楚夢兒搬出去的事情。

楚夢兒氣的直跺腳,她恨不得馬上就出去和千歌來個你死我活,哭着鬧着讓大夫人想辦法。

大夫人摔了手中的杯子,陰狠的說道:“當初都怪我一時心軟才留下了這個小畜生,就該多下點藥讓她和她那個下賤的娘一起死的,如今竟然爬到我的頭上。”

小翠着急的說道:“大夫人,你看,二小姐坐在那裡等着大小姐搬出來了。”

“既然她喜歡在那裡乘涼,那就讓她涼個夠吧,大小姐是絕對不會搬出去的。”

北風吹在臉上猶如刀割,這時的千歌和小菊已經在外面好長時間了,小菊凍的渾身發抖,看着鼻子快要流進嘴裡的千歌說道:“小姐,鼻子出來了,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柴房總比外面好多了。”

千歌吸了吸鼻子說道:“不忙,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馬上就會有人來了。”

果不其然,千歌說的這個人就是太子,宮莫玉興高采烈的來到了將軍府,小菊欣喜的說道:“小姐,太子來了。”

千歌不慌不忙的說道:“等着看好戲吧。”

當太子來到她們身邊時,千歌突然起身,然後差點暈倒在地,太子忙着上前扶住她。裝暈漸漸成了千歌的強項了。

“千歌,你這是怎麼了?手怎麼這麼冰冷。”

千歌閉着眼睛突然對着小菊的大腿猛地擰了一下,小菊突然大叫了一聲站了起來,一時間太子不解的看向小菊,這時千歌突然對着小菊做了個鬼臉。

小菊像是明白了什麼蹲下來抱着千歌哭了起來,“小姐,您何必呢?大小姐不給您住她的房間我們就不住,何必讓自己在外面凍了這麼長時間,把自己凍壞了怎麼辦?我們還是回柴房去住吧。”

千歌沒想到小菊還挺上套的,沒白跟她混了這些天。

一旁的太子突然生氣的說道:“你說千歌一直住在柴房?”

小菊一邊哭着一邊點着頭。

“既然千歌現在已經是太子妃了,那就是我的人了,誰敢對千歌無禮,那就是對本太子無禮。”

千歌一聽太子說她就是她的人了,差點把今天的飯吐了出來。

大夫人和楚夢兒見太子來了,連忙從屋裡出來跪在太子的面前,太子剛纔說的話她們也聽的一清二楚。

“楚夫人,既然千歌想住在大小姐的房間,為何不讓她住?”宮莫玉反問道。

李氏跪在那裡大氣不敢喘的說道:“太子,既然太子妃想要住那就讓夢兒搬出來。”

楚夢兒不情願的拉着李氏的衣角拽了拽,李氏看着楚夢兒使了個眼色,讓她不要說話,示意她回去收拾東西去別的地方住。不一會兒楚夢兒提着東西一臉怨恨的離開了自己的房間。

千歌之所以想要楚夢兒的房間,是因為早年那間房間就是她自己的,自從千歌的娘去世之後她的房間就被楚夢兒霸占去了,她就住進了柴房,夏天熱的要命,冬天冷的要死,現在好了她替原主要回了屬於自己的東西。

太子剛要把千歌抱起來送回屋子,千歌突然迅速的醒來站着,她推開與太子的距離說道:“太子殿下,千歌失禮了,不過現在好多了,就不勞煩太子殿下了。”

“千歌,我很擔心你。”太子含情脈脈的看着千歌。

剛要拉着千歌的手,千歌故意躲得遠遠的說道:“不用勞煩太子,我自己能行,你還是去忙你的吧。”說著一把拉過小菊,靠在小菊的身上讓小菊扶着她進了屋子。

這時楚夢兒在廊道中已經等候太子多時了,太子轉身看着他便向她走了過去,楚夢兒看着太子向她走來,一時間熱淚盈眶,嬌滴滴的哭了起來,“太子殿下,夢兒一直都不明白,太子殿下為何要與夢兒取消婚約,而要改娶我的妹妹?難道太子與夢兒以前說的那些甜言蜜語都是假的嗎?”

“你可知道什麼叫做喜新厭舊,你就知足吧,好歹你曾經也被本太子捧在手心中。”

楚夢兒淚眼婆娑的拉住宮莫玉的衣袖說道:“可是太子,夢兒早就是您的人了。”

“怎麼?你還想要本太子負責嗎,那是你心甘情願。”說完一把甩開楚夢兒的手,揚長離去。

宮莫玉暗暗地說道:“我就是要讓宮莫離玩我玩剩不要的東西,從小父皇都會把好的東西給你,我現在也讓你嘗嘗什麼叫做破鞋。”

回到屋裡的千歌看着寬大舒適的床,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周身,一時間讓人心神蕩漾,她們就再也不用睡那間到處透着風,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的柴房了。

小菊雖然高興但還是擔憂的說道:“小姐,我們這樣對待大小姐,她會不會報複我們啊,我怕,哪天夜裡她在派人殺了我們呢?”

“別擔心,她不敢的,你沒聽太子說嗎,既然千歌是未來的太子妃了,那就是我的人了,以後誰敢欺負千歌那就和本太子作對。”千歌故意拉長了自己的聲音學着太子說話的樣子,一時逗得小菊笑的肚子疼。

一邊歡喜一邊憂,這時大夫人的房間已經如寒氣倒流,大夫人開始擬定她的計劃,她絕不允許千歌爬上他們的頭上,更不允許千歌搶走楚夢兒太子妃的位置。

她偷偷的喊來小翠,讓她今天晚上帶着重金去一趟毒蠱山,去找毒蠱師買一樣東西回來。同時又找來了一幫道士前來楚府做法驅鬼。

天還沒亮,千歌就被外面的吵鬧聲驚醒,她打着哈欠伸着懶腰推開門,眼前的一切瞬間讓她清醒,只見滿院子聚集很多人,幾個道士閉着眼睛嘴裡不停的碎碎念,手中的鈴鐺響得刺耳。

一會兒喝了酒吐在劍上,一會兒又燒紙錢拋灑在空中,整個院子被弄得烏煙瘴氣,一時間看得千歌目瞪口獃。然而就在這時,一個道士的劍突然指向千歌,接着劍就開始不停抖動着,道士好似控制不住劍的力度,隨着劍的方向向千歌這邊走來。

道士隨即說道:“原來女鬼在二小姐的身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