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拆彈王妃要拆家 > 第八章 相思病

第八章 相思病

千歌和小菊回去的時候夜已經深了,空曠的大街上只看到兩個瘦小的身影徘徊着。

可她們渾然不知身後已經有人尾隨其後。千歌喝的酩酊大醉趴在小菊身上,小菊瘦小的身段怎麼也支撐不住千歌,一個不小心就把千歌摔倒在地。

千歌醉醺醺的說道,“哎呦,好痛啊,誰膽敢弄疼姑奶奶。”

接着幾個黑衣人從黑暗的角落走了出來,很顯然他們是有備而來。為首的黑衣人走向她們說道:“小姐,這是怎麼了。用不用我們兄弟幾個好好的服侍服侍啊?”說完他們便哈哈大笑起來。

小菊看着面前幾個黑衣人,她死死的拽着千歌的衣服,瑟瑟發抖的說道:“幾位大俠,我們家公子喝多了,不不是什麼小姐,你們搞錯了。”小菊說完就拉着千歌想要躲開他們。

“呵呵···裝什麼裝,兄弟們給我好好伺候楚家二小姐。”

千歌醉生夢死的說道:“伺候你個大頭鬼,”然後上去一拳打在為首黑衣人的鼻子上,那人被打的“嗷嗷”直叫。他順勢一拳回了過去,正好打在千歌的左眼上。

“哎呦媽呀,疼死我了,你竟然敢打我。”千歌一時間酒意全無,完全被他這一拳頭打得清醒過來。她上去就和這個黑衣人撕打起來,前生是個拆彈專家,可是一點功夫底都沒有,不一會兒就被幾個黑衣人高高的舉了起來。

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千歌真的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眼看他們就要把她重重的摔在地上的時候,千鈞一髮之際一個身影出現,千歌只感覺有一隻緩緩的攬住了她纖細的腰際,然後緊緊抱住她,千歌雙手順勢的環住他的脖頸。

躺在他碩大的懷中,那有種小鳥依人,又有種如痴如醉的感覺,一時間讓她陶醉起來。許久過後,只聽到那男子陰沉厭惡的聲音。

“鬆開你的手。”

千歌還沉浸在美妙的想象中,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突然睜開了眼睛,眼前的這張臉冷酷無比,千歌不由的說道:“三皇子。”

在看看自己正死死的環住他的脖頸,那種近在咫尺的距離,讓她覺得這張冰冷的臉更加的寒冷,她連忙鬆開了手,可沒想到自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她全然沒有在意,自己腰上的那雙碩大的手早已經拿開了,自己卻像個壁虎似的緊緊貼在他的身上。

跌在地上屁股開花的感覺她可是真正體會到了。小菊連忙跑過來扶起她。

幾個黑衣人面面相覷,眼前的三皇子他們可是惹不起,連忙提着腿跑開了。

看到黑衣人走開之後,千歌掙開小菊的手腕,帶着一隻熊貓眼,忍着屁股上的疼痛上一瘸一拐的向宮莫離走來。

“我說,三皇子啊,你有沒有一種感覺,只要我遇見你我怎麼就這麼倒霉,難不成您就是傳說中的那個掃把···。”最後一個字硬生生的被小菊惡殺了,千歌的大腿已經快被小菊擰成了麻花。

“哎呦,你乾什麼小菊,你怎麼也欺負我。”

小菊知道她家小姐又要找事了,“小姐,天色已經很晚了,我們還是快點回去吧,被大夫人知道了又該生氣了。”

只見宮莫離陰冷着臉看向千歌,“這句話應該是我說才對,以後還請楚二小姐見到我的時候避着點,以免給你帶來殺身之禍。”

“這麼說你是在詛咒我?”千歌怒氣衝衝的說道。

宮莫離不懈的說道:“我只是有種狗咬呂洞賓的感覺。”

“你罵我是狗?”千歌指着自己的鼻子質問道。

這時楊崢匆匆趕來,“殿下,我到處找您,原來您在這,太后生病皇上讓您馬上回宮。”

宮莫離聽到後,轉身便消失在夜色中。

千歌還沒來及反應過來,人就沒有了。

“小菊,你說他是人還是鬼啊,怎麼說沒有就沒有了。”

“我的小姐,你為什麼處處都要針對三皇子,你們每次見面為什麼都要吵架,就像一對冤家一樣。”

“我就看他不順眼。”

“我看三皇子挺好看的,也很帥氣,是多少女子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小菊一邊說著臉上洋溢着幸福的感覺。

千歌“噗嗤”一聲笑了起來,“看上那個呂洞賓啦?既然你看上了,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我一定讓你抱得美男歸。”

“小姐,你別拿小菊開玩笑了,向三皇子那樣高高在上的人物,我們怎能高攀得起,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

“這塊肉我們吃定了。”千歌壞壞的笑了笑,腦子裡一定又想到了什麼好主意了。

她們來到楚府門前,大門已經緊緊的關上,放在以前楚府夜裡門口都會有巡邏,可是今天卻沒有一人。

“小姐,現在怎麼辦啊?這麼冷的天我們會被凍死的。”小菊着急的說道。

“你放心,有我在我不會讓你死的,這大夫人的計謀,我們怎麼能夠讓她如願以償。”

說著千歌便帶着小菊來到後門的石牆邊,旁邊堆着些青草,千歌撥開青草竟然有個洞。

小菊驚喜的說道:“小姐,怎麼回事,這裡什麼時候多了個洞?”

“還是你家小姐我想得周到吧。”說完便和小菊從這個洞順利的鑽了過去。

皇宮中,整個太醫院都冒着緊張的氣息,太后的老毛病又犯了,太后的老毛病是心病,心病還需心藥醫,這個心病足足已經困擾了她十多年,確切的說,這個病也就是在宮莫離娘去世的時候患上的。

太后看看周圍的人群然後說道:“皇后,聽說玉兒生病了?”

皇后一時間哭哭啼啼地說道:“回太后,太醫說了,玉兒得的是相思病?她喜歡上了楚將軍的二女兒楚千歌。最近茶不思飯不想,整天把自己反鎖在房間,臣妾真怕他會想不開啊。”

“行了,哀家還沒死了,別哭哭啼啼,你們都下去吧,我和皇上有話要說。”太后躺在床上不耐煩的說著。

接下來皇后和宮莫離還有二皇子|宮莫晏,相繼離開了,或許在他們看來他們在不在,對於太后來說都無關緊要,只要皇上和太子在太后就心滿意足了。

太后和皇上瞭解到太子退婚的事情之後,因為溺愛太子她要求皇上答應取消婚約一事,然後改娶楚千歌,還讓宮莫離另娶楚夢兒,以輓回楚將軍的顏面。皇上又不想太后因為這件事情病在雪上加霜,只好點頭答應了此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