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拆彈王妃要拆家 > 第七章 想吃霸王餐

第七章 想吃霸王餐

剛走沒幾步,小菊便抓着她的衣袖,“小姐,這裡我們去不得,我們身上沒有銀子啊。”

可是千歌怎能忍受美味的食物誘惑,“先不管那些,先把肚子填飽了再說。”說完之後她就拉着小菊進去坐了下來。

不一會兒店小二就拿着菜譜走了過來,“二位客官,想吃點什麼啊?”

千歌已經等不及了,她拿着小二的菜譜就點了起來,一旁的小菊看着她點的除了雞鴨魚肉,要麼就是什麼山珍海味,看到這些價錢,她時不時的拿着衣袖擦着冷汗,桌底下的腿也不停的瑟瑟發抖着。

店小二看着千歌兩人的穿着打扮,也就是府上的家丁,點了這麼多的菜,一時間還沒有瞧得起,他笑着問道:“二位,點了這麼多能吃的了嗎?”

千歌不耐煩的說道:“你儘管上,我保證光盤。”

“是是,就是這銀子誰付啊?”店小二直接說到了重點上。

千歌嘴角微微上揚的說道:“放心,你別看我們穿着很寒酸,但是你放心我們不差錢。”

不一會兒千歌點的魚山肉海的全部上齊了,她二話沒說就開始吃了起來,一邊吃着一邊還特意喝上店中的鎮店之寶太禧白,一等一的上等好酒。

一般都是那些皇宮貴胄才喝的,顯然他們進的這個酒樓也是一般人消費的起的地方。

千歌嚷嚷還讓小菊多吃點,可是小菊哪裡還能吃的下去?這要是吃完了,她家小姐要怎麼交代啊。

自從她家小姐被一頓毒打醒來之後,她整天都跟着她過着驚天動地的生活。

這時門口走來了一個人,正好就坐在千歌的對面,她全然沒有在意對面的男子正在看着她。

三皇子看着對面這個人的吃相突然看到了那夜在楚府楚二小姐的樣子,在看看她的衣着打扮,宮莫離冷笑了一聲,“真是冤家路窄。”

一旁的隨從楊崢不解的問道:“公子,難道你認識他?”

楊崢一邊說著一邊手指着千歌,正好被千歌看個正着,千歌和宮莫離四目相對的一剎那,頓時猶如癲癇發作的一瞬間,大腦異常放電似的,剛咽下去的肉還沒進入喉嚨就上不去下不來了。

千歌不停的捶打着胸部,慢慢的臉色被憋得漲紅。小菊看見了,連忙站起來捶着她的後背,情急之下她竟然拿着桌上的酒當成了水,一杯接着一杯給千歌灌了下去。

一番折騰之下千歌終於緩了過來,看着對面紋絲不動看好戲的兩個男人,千歌氣不打一處出,要不是他們千歌能差點被噎死了嗎?

再說了,怎麼走到哪裡都能夠遇上這個三流氓,想到自己被他占了便宜,千歌氣就不打一處來。

她站了起來端着酒盃朝着宮莫離走去。

小菊看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千歌端着酒盃已經坐到了宮莫離的桌子上了。

楊崢快速上前說道:“放肆,這桌子也是你能坐的嗎?”

千歌飲了手中的酒說道:“這桌子是你家的嗎?我為什麼不能坐?”

“你大膽?”

“我不大膽,就是膽大了點,別以為你們有什麼來頭就很了不起似的,別再這裡給我裝,其實背後那點花花腸子誰不知道,看見漂亮的女子就流口水,還想占人家便宜。”千歌越說越語無倫次了,明顯她已經喝盡興了。

小菊忙上前解釋“對不起三皇子,我家小姐喝多了。”

楊崢怒視着她們說道:“喝多了,那我給他醒醒酒。”

還沒等小菊反應過來,就看見楊崢端了一盆冷水直接潑在了千歌的身上,千歌猶如醍醐灌頂,又似從冰冷的河水中脫穎而出,一時間三分醉意七分清醒。

千歌冷眉怒視着楊崢說道:“這盆水是你潑的?”

“是我潑····”

這個潑字還沒有說完,就看見千歌手中的酒盃子已經到了楊崢的嘴裡了,楊崢嘴含杯子根本就說不出話來。

轉瞬間,千歌眼疾手快看着店小二端着湯向她們走來,她便端起菜湯朝着楊崢和宮莫離潑去,雖然湯不熱,但是宮莫離滿頭上都是湯汁和青菜葉子,看着小菊想笑又不敢笑出來,千歌這回算是解氣了。

楊崢拔出劍就要向他刺去,可這時被坐在椅子上的宮莫離制止住了。

楊崢疑惑他家三皇子今天是怎麼了,受了這麼大的侮辱他都能忍着,放到以前說不定這個人早就人頭落地了,可是現在他家主子竟然這麼沉得住氣。

小菊拉着她說道:“小姐你氣也出了,我們還是趕緊走吧,在不走三皇子會殺了我們的。”

千歌還在醉醺醺的說道:“他敢?”

然後小菊東拖西拽剛要拽着千歌走出酒樓,店小二渾厚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二位,你們的賬還沒有結吧,吃完了就想走嗎?”

千歌聽到之後,突然清醒了幾秒鐘,然後便是假裝醉的不成樣子,這次不是小菊拖着她而是她拖着小菊就往外走。

“想吃霸王餐沒那麼容易,來人把她們給我抓起來。”然後就看見幾個凶神惡煞的壯漢向他們走來,現在的千歌和小菊一時間相形見絀。

慌忙中千歌看向還在那裡繼續看戲的三皇子,千歌一把拉住店小二說道:“我今天的賬全都有他來算。”

店小二隨着千歌的目光望去,正好對上了三皇子。

這時楊崢剛要說話,宮莫離便說道:“把她們的賬結了。”乾凈利索的幾個字。

小菊見狀趕緊拉着千歌跑了出去,她一邊走着一邊說著:“小姐啊,我就不知道三皇子到底是哪裡招惹你了,你這麼恨他,三皇子可是一個不好惹的人啊,您啊,就聽我一句沒再招惹他了。”

千歌醉醺醺的說道:“你說那個三流氓啊?”

“三流氓?”小菊差異的說道。

“對,你看他風度翩翩,談吐文雅,其實就是衣冠禽獸。”

小菊捂住千歌的嘴巴說道:“小姐,你小聲點,被別人聽見你罵三皇子,那我們楚府上下都會跟着遭殃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