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拆彈王妃要拆家 > 第一章 重生

第一章 重生

雪後初晴,白雪皚皚,眼前純白的一切一望無垠,冷風凜冽摧枯拉朽。

後院破舊不堪的柴房裡,雖然窗戶和門都用破布遮擋着,但是寒風依舊難擋,整間柴房和外面一樣的冰凍三尺。

只見柴房的牆角蜷縮着一個女子,身子略顯單薄,一身白色的衣衫已經破舊不堪,渾身上下隱約冒着斑斑血跡,讓人看着觸目驚心。

楚千歌惺忪的睜開了眼睛,起初有些不適應光線。接着一丫頭直接撲向她胸懷,“小姐,你終於醒了?”

這個擁抱未免力度過大,渾身的疼痛感瞬間襲來,看着眼前這丫頭的裝扮,發飾,千歌不解的問道:“你誰啊?”

丫頭吃驚不已, “小姐,我是小菊啊。”

一時間陌生的記憶席卷而來,千歌的腦海中出現陌生的畫面,一幅幅被大夫人欺負的畫面,很顯然這個身體的記憶正在滲透自己的大腦中。

畫面感越來越強,竟然讓千歌覺得憤怒起來,她以前悲慘的事情歷歷在目,可是卻不是自己親身經歷過的事情。

她清楚的記得在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中了對方影藏在地板下的定時炸彈,只聽一聲巨響,直接便爆炸了。

難道她已經死了,趕上時髦穿越了。

原主是將軍府二房的獨女楚千歌,娘死的早,楚將軍又常年駐守邊關,所以備受大夫人李氏欺負,生活起居和下人一樣。

身上的片體麟傷都是大夫人李氏所為,只因她的女兒楚夢兒誣賴千歌偷了她的發簪,一頓毒打之後原主就消香玉損了。

她狹眸聚然眯起,寒芒頓現,“我是你家二小姐對吧。”

小菊用力的點了點頭。

“以後我們就要拿出小姐的威風來,讓他們知道什麼才是小姐該有的稱謂。”

千歌知道既然她重生到了這具身體里,那麼她便要光鮮亮麗的活下去,順便陪着她那惡毒的大娘和姐姐好好的玩玩。

小菊一時間感覺眼前的小姐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平日里哪敢有這樣的底氣說話,見到大夫人和大小姐簡直就是馳魂宕魄。

這樣的二小姐她倒是欽佩不少,有膽識,夠威風,不經為她豎起了大拇指。

看着小菊這樣欽佩自己,千歌手放背後,雄赳赳氣昂昂的走出了柴房,可剛邁出門口千歌就被門檻絆了一跤,直接來了個狗吃屎的姿勢趴在了地上。

小菊眯着眼睛不敢看她家小姐的慘狀。

千歌四處看看沒被人發現,連忙爬了起來,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似的,繼續邁着她那六親不認的步伐往前走着。

剛走不遠,就聽到前院熱鬧的聲音。

“前院為什麼這麼熱鬧。”千歌拉着小菊就往前院走去。

小菊慌忙的說道:“小姐,去不得啊,大夫人不許你踏出後院,我們就等着燒火做飯吧。”

千歌冷聲的說道:“她不讓我出去,我就偏要出去,我看她能奈我何?”

“小姐,今天是大夫人的壽辰,晚上太子要到府上做客,所以前院的人都忙着招待太子的到來,我們只能在這等着燒火做飯,其他事情和我們沒有關係。”

千歌的腦海中突然想到楚夢兒,她誣賴她偷了發簪這事還沒有算呢。

她和她的娘一樣都是心狠歹毒之人,還和太子有婚約,太子真是瞎了眼。

想到這裡,千歌不經嫣然一笑的說道:“小菊,你看你家小姐我長的如何啊?能不能稱得上傾國傾城,國色天香,如花似玉,花容月貌,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仙女下凡,驚艷四方,出水芙蓉·····”楚千歌幾乎把所有好聽的詞語都形容在自己的身上。

小菊痴獃的看着楚千歌說道:“小姐,這些詞語用在你身上在合適不過了,就是因為你長的漂亮所以大夫人才會把你藏在柴房裡。 她怕您的漂亮的容貌壓過了大小姐,不過現在的你整天獃在柴房,已經被油煙味熏成了黃臉婆了。”

“這個沒關係,你告訴我到哪裡能夠弄到胭脂水粉,到時候只要我往自己的臉上一抹,那都不是事。”

小菊諾諾的問道:“小姐,您到底想要做什麼?”

千歌淡定的說道:“去參加晚宴啊,大夫人的壽辰豈能落下我堂堂將軍府的二小姐,我要給她祝壽送賀禮的,還有你不是說太子要來將軍府,我們正好也湊湊熱鬧,我倒要看看這個太子長的什麼樣子,能不能入了我的眼。”

說著千歌開始狂笑起來,她一定要讓太子敗在她的石榴裙下。

小菊不知道她的小姐到底是何方神聖入體了,竟然有這樣的想法。

她苦惱的說道:“在這柴房裡胭脂水粉到沒有,不如你就試試菜板上的紅辣椒,還有我燒火用了一半的木棍。”

說著千歌打來了一盆冷水,剛要一頭插進去,這時她看到水中自己的樣子,原來這具身體的五官長得這麼好看。

巴掌大的小臉,眉若輕煙,圓圓的大眼睛,高挺的俏鼻,薄薄的紅唇,除了長期營養不良臉色蠟黃點,其他每一處都嵌含着獨特的韻味。

在低頭看看自己的身材除了衣服破舊不堪之外,婀娜多姿的身段,妙曼的身材,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身材實屬火辣型的。

一時間楚千歌更對自己充滿了信心,她整理整理自己烏黑的頭髮,一襲長長的披肩發灑落下來,隨風飄逸,楚楚動人。

然後拿着小菊遞給她的燒火棍塗了塗自己的眉毛,接着抓起菜板上的辣椒塗抹着自己的嘴唇。

瞬間一張誘人的紅唇甚是勾人心魂,但是她已經辣的不行,感覺自己的嘴唇馬上就要着火似的。

一切準備就緒,千歌發現自己的這身衣服與自己的身材格格不入。

她小心翼翼的來到後院晾曬衣服的地方,看着到處掛着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衣服,她也顧不得挑選,拿起一件偷偷的離開了。

來到柴房她脫掉自己身上破舊的衣服,然後穿上一件淺紫色的敞口紗衣,用桃紅色的絲線繡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

從裙擺一直延伸到腰際,一根炫紫色的腰帶勒緊了細腰,顯出窈窕的身段。一時間真的有種顛倒眾生,貌傾天下的感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