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我在廢土克蘇魯 > 第五十二章 夢境

第五十二章 夢境

荒野上的夜晚,飛廉在喝了太陽之泉之後,狀態恢復了一些。在覺醒了靈能之後,它的身上發生了肉眼可見的變化。

大部分的變異生物在覺醒靈能變為靈性生物之後,偏向都是強化系。

而且強化的效果要比人類強出許多。

飛廉也是強化系,它的翎羽折射着金屬光澤,鋒利的勾爪更是鋼鐵鑄成一般。

親昵的用頭摩擦着李牧的手掌,它的一雙眼睛變得靈動了許多。

“啾啾!”

飛廉發出了可愛的鳴叫聲。

李牧變出一根肉條,飛廉立即迫不及待的啄住,幾口吞進了肚子里,它連吃了三十多斤精肉,連打了幾個飽嗝。

人類在覺醒了強化系靈能之後,本能的潛意識會限制身軀發生畸變。但變異生物卻沒有這樣強烈的本能。一些靈性生物的體型會發現劇烈的變化,並消耗大量的能量。

這也是眷族與靈性生物在強化繫上強出人類的原因。

想要變得更強,就得放棄人這一概念。

飛廉正處於這樣一個階段,它現在幾乎每天都要吃掉接近自身體重的肉量。若非這已經是消化系統的極限,它甚至還能吃掉更多。

“可惜你還沒學會精神系的靈能,不然就可以通過施加暗示,來錨定飛廉變異的方向了。”

沈落雁趁飛廉吃飽了,撫了撫它如綢緞一般光滑的羽毛。

變異生物最大的弱點就是智慧太過低下了,無法控制自身變異的方向,有不小的可能性變異成畸形的怪物,甚至失去獵食的能力。

這件事其他人是無法代勞的,因為只有靈性生物非常信任親近的人,才能夠進入它們的心靈。

李牧心中一動,他之前得到的小神通嫁夢正適合進入到飛廉的夢境之中,防止它將自己變異成一個怪物。

如此一來,就連之前的黑鶴也能通過這種方式覺醒為靈性生物。

“對了,差點忘記,這個給你。”

沈落雁取出了一塊絹布,交給了李牧。

“這是卡拉利流派鋼拳的白鋼斷流氣,勉強算是一門不錯的強化系靈能運用的法門。我從之前拿到介紹信的治安官手中拿來的。”

強化系的靈能算是各系之中最難以調動的靈能了。如果說精神系靈能如空氣一般輕盈,那強化系的靈能就仿佛鉛汞一般沉重。

因此需要特殊的方式讓其動起來。這種方式便是各個武學流派之中秘傳的氣。

所謂的氣,並不是某種真實存在的氣,而是調動靈能的方式。

只有修煉了氣,才能在拳腳與兵刃之中真正的發揮出靈能與聖契的的威力。

各式的氣並沒有什麼高低之分,只是偏向各有不同。

李牧深深的看了沈落雁一眼,接過了絹布。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經。絹布上只有寥寥數百個小字,十數副簡易的人體畫。

因為氣的修煉方式是最容易作假的,所以李牧在卡拉利流派的道場里,根本就沒有提白鋼斷流氣。沒想到還是得到了這門大名鼎鼎的氣。

“原來如此,我之前的拳,果然還算不上覺醒者的拳。”

只看了一眼,他便徹底

的沉迷了進去。

夜幕降臨,李梅與沈落雁鑽進了睡袋之中,留下李牧一人鑽研白鋼斷流氣。

將絹布上的文字與圖案記在腦中,李牧將飛廉抱在了懷中,發動了嫁夢的能力。

進入夢境的視野,視野之中,李梅與沈落雁二人就像是熊熊燃燒的火焰,看一眼便有眼睛要灼傷的感覺。他的目光甚至引起了二人的反應。

靈魂的波動開始發生變化,這是快要醒來的徵兆。

李牧收回了目光,將註意力放在了懷中的飛廉之上。與沈落雁二人相比,飛廉的靈魂便要簡陋許多。就好像一間不設防的茅屋。

他本能的進入了飛廉的夢境。

夢境之中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天空,飛廉正在天空之中盡情的飛翔。

李牧看着瘋狂撒歡的飛廉,嘴角抽搐。

現在的飛廉是一頭山一般的龐然大物,身軀之上長了大約二十多只翅膀。一共有七個頭,蛇一般彎曲的脖子奇長無比,上面長滿了堅硬的肉瘤。

這麼多的翅膀,大約是在飛廉貧乏的智慧中,翅膀越多,飛的越快。至於長出這麼多的頭,應該是曾受過黑鶴的圍毆,認為長出了這麼多的頭,就不必擔憂被圍攻了。

他運用嫁夢的能力,抹消掉了那些多出來的頭和翅膀。又將畸變的脖子恢復了原狀。

被強制變化的飛廉十分的不滿,變得暴躁異常,在夢境之中發出撕空排雲的怒吼聲。身軀蠕動着,被抹消掉的翅膀試圖重新長出來。

李牧落在了它的頭上,用力的一腳跺下。

“老實一點!”

飛廉見到了李牧,登時委屈的發出了一聲長嘯,繼續再天空之中飛行。

李牧盤坐了下來,進入夢境的感覺非常的奇妙。譬如這片天空,一眼便能看出是假的,太陽就懸在了不遠處,雲朵就像剪紙貼上得一般,五顏六色,擁有絢爛的色彩。

“很有趣的夢。”

一個如同蟲群嘶鳴的聲音響起。

李牧悚然一驚,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下,竟有另外一個意識潛進了飛廉的夢境之中。

他轉過頭去,看見了一個恐怖的身影。它的身軀是由無數蠕動着的肉色環節觸鬚組成的人型。眼睛的部位是兩個漆黑的空洞,黏稠的黑色液體緩緩的從中流出,在面部化為兩條淚線。

“圖裡琛努爾,你到了阿沃尼格達,為什麼沒有來找我們。”

那道身影沒有開口,但李牧直接接收到了他發出來的訊息,這種一種比語言更加高級的交流方式。

“我們一度以為你失敗了,連一具普通人的身體都無法奪取。”

李牧心中一緊,他知道面前這具詭異的身軀是什麼了。它就是從源質海洋之中跑出來的上潛者,竟然還將自己當成了同類。

他想起了那條鑽進自己最里的蠕蟲,原來那場屍鬼群落的襲擊並不是意外,一開始的目標便是原身!

“抱歉,我現在的身份很不方便。”

他嘗試的以嫁夢的能力發出一條訊息。

對面的上潛者沒有察覺出任何的異樣。

“那兩個女人的確非常的棘手,很少有像她們這樣敏銳的靈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