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輪迴馬裡奧 > 第296章 345鴿子與刀

第296章 345鴿子與刀

瓊州.

【傲氣面對萬重浪熱血像那紅日光膽似鐵打骨如精鋼胸襟百千丈眼光萬里長我發奮圖強做好漢做個好漢子每天要自強熱血男兒漢比太陽更光……】

剛回來就聽見電臺喇叭里播放《男兒當自強》的豪情萬丈氣勢磅礴的音樂聲。並且廣場和塔樓上有將士們拿着長槍整齊演武‘呼哈’聲。充滿熱血的氛圍。

‘什麼情況?不是每天早上廣播電臺要播放‘故宮的記憶’?怎麼換成‘男兒當自強’?’我逮到個河邊洗衣服的大嬸詢問。

大嬸道:改了,現在是周一到周五早晨放‘男兒當自強’,周六和周日放‘故宮的記憶’。自從海外外國佬想試圖侵占我國領土,被我們打回去後,蓮女王下令每日清晨各地軍隊都要演武。

“哦…!我們和外國人打仗了?”

“可不是!那些不懷好意的外國佬,專可我們這些沿海城市攻打,還好在蘇大人的帶領下,我們用塔樓上的大炮打的他們落花流水,再不敢來了!”老婦激動道,“我們要感謝蓮女王和上雲道長,在她們的領導下讓我們的國家繁榮富強。”她神叨叨的說。

……

“大娘,我聽說八狸會所出產了新產品叫洗衣機,以後洗衣服只需要10來分鐘就能洗好,還特別乾凈省力省事,再也不用在河邊用木棒敲打着勞累了!”

“哎呦,那但是挺好。但一定很貴的。我一尋常百姓怎麼買的起呦。”

“沒關係的,我還聽說瓊州要建設公用的滾筒洗衣房。裡面的全自動洗衣機,只要投幾個硬幣,把衣服塞進去,一會就洗好了。而且還自動甩乾,拿出來就可以穿。特別方便。”

“那,那得要多少錢啊?”

“大概是輪斤收費吧!那機器上有標示你投入的衣物重量,然後定價。不過我看您這一盆衣物,也就投5個硬幣就夠了。”

“是嗎!這麼便宜?那感情好啊,我老婆子可再不用這麼辛苦哩!希望這洗衣房早點建好。”

“放心吧,也就這兩三天的事。聽說全國各省各州都推廣了呢。”

“那可太好了,咱老百姓有福嘍!感謝蓮女王和上雲道長…”

……這大娘又神叨叨的虔誠崇拜了。

……

我先回到會所,把食品工廠加工的大量食品拿出來填補會所的食材倉庫,又開始選址建基公共洗衣房。

有了3D印表機,一切顯得那麼輕鬆。先設定模型,打印出來,然後用仿造卡仿造,投入金錢,印象派改造,設定低噪音,洗滌快,甩乾烘乾快,自動稱重定價,堅固抗打擊,使用壽命長久等特性,最後成型。再複製無數台。

每個公共洗衣房內安置20個全自動滾筒洗衣機。3個公用ic電話亭。長條軟椅。一個洗衣說明牌:‘深淺衣物不要混洗,毛織物要分開洗等…’50kg衣物收費10文,最低收費10文。24小時全天候營業。

外觀上,正面大型透明鋼化玻璃窗,上方寬1米長3米的公用洗衣房的太陽能燈光牌子。平頂房百平米面積。最後做好上下水管道,供電器安裝高效蓄電池。再讓人宣傳一波就行了。

把洗衣房整體仿造,飛向皇宮。中途給妖人蓮發紅包電話確定位置。“喂,幹嘛呢?在皇宮沒?”

“白羽!我在。你又詐屍啦?究竟去哪雲游了?手機信號都沒有。我以為你會一直消失呢。”

“怎麼,有事?”

“沒啥事。就是西方列強那群外國佬劃分世界殖民地,竟然把主意打到咱們頭上來了。剛在我國臨海冒出點苗頭就被我乾廢了。不過,他們的科技發展的很快啊!我估計過不了多久他們的熱武器就會碾壓辰國了。咱們那基洛夫飛艇的霸權時代恐怕要過去了。”

工業革命是不可阻撓的,黑鬼交易也只是延緩一些腳步。儘管我給辰朝的工業方面開了許多黑科技,但涉及到武器方面卻極少。而國外則不同,他們是殖民主義,他們要瓜分世界領土,吞併各國利益。因此要不停的磨礪自身的爪牙。

“不用擔心,我回去就給你升級軍事力量。配給你10架殲擊機,外加一架之前對你承諾過的私人直升機給你。”

“真的!這麼給力,嘿嘿嘿!這次怎麼這麼痛快了?”妖人蓮激動問。

“這不是要完結了嘛…”

……

……

“不要說作者的臺詞好不好,這很消沉氣勢!”他氣急敗壞的說。

……“好啦,等我。我馬上道。”我掛斷電話。

不一會,坐着快樂雲到達皇宮內院。城中守衛軍見到是我也沒攔着。

妖人蓮,蕭陽,常富,還有各個妃子們迎了上來。

先談正事。我把洗衣房仿造出來幾個,安置在皇宮。當然,這個洗衣房的面積要大一些,並且是免費使用的。又像妖人蓮介紹大型造紙廠,確定每個省每個州都安置一個。而公共洗衣房則是每個城池裡都要建造若干。

至於其他的工坊暫時不需要。農業大國以農業為主就行了。錢那麼多,其他方面進口一些就行。沒必要方方面面都優秀。

之後與妖人蓮二人來到他的後花園密談。當著他的面掏出了3D印表機,然後又一通魔改黑科技,製作出10架造型‘稍顯普通’的戰鬥機。還有一個小型私人直升機,給他綁定了。

“你這是殲擊機?你當我沒看過軍事頻道啊!殲擊機哪有你這個這樣水。”

“能力有限,這樣已經很好了。就算你給我畫出一個殲擊機,做出來後也只是錶面形象,內在拉誇。沒實力卵用,還耗費材料。沒必要的。”

“那這也太一般了吧!和機械玩具模型似得。哎,我瞅着它咂有點眼熟呢?”

……

“好像在一款射擊游戲的海報畫面里見過”妖人蓮低頭沉思“合金彈頭!是那裡面的戰鬥機對不對?”妖人蓮看的我有點不好意思。

“靠,你一個搞服裝設計的你怎麼知道街機游戲的?”我吐槽道。

“甭管我啥職業,我還沒事還不能看個直播,上個網絡平臺啦!沒事掃一眼首頁區,看到個游戲直播不是很正常嗎!”

“好了,好了。你也甭管它的造型簡約了!能正常載人飛行,操作簡單,還節省能源,內置雷達和全球定位系統,並且攻擊力殺傷力都不差,有緊急逃生的彈射跳傘救生衣,你還要什麼自行車啊!”

“走着,開始你的第一次飛行。”妖人蓮剛要說什麼就被我打斷。

“啊?這我也沒有操作經驗啊!車我開過,但飛機是真沒碰過。”

“你看,這就是咱們飛機的好處了!甭管直升機還是戰鬥機,操作起來都極其容易。上來,我教你!”我說道。

“能把常富和蕭陽也叫上來嗎?我看這飛機座位剛好能擠下四五個人。”

“帶那倆貨幹嘛?能給你壯膽?”

“不是,我是在想,萬一齣了事,我死了,他倆孤獨留在世上寂寞。陪我出行,大家一塊,省着分開了寂寞,”妖人蓮。

…???我回頭上下打量妖人蓮一番“感情真的熾烈嗎?”

他聽了我的調侃顯得很不好意思。我拍拍他的肩,“將來陪葬時只能他們家啊,不能再多了!”

“我還能活近千年呢!離死早着呢!”妖人蓮道。

……

叫來兩個蒙在鼓裡的孩子一同飛行。我坐在副駕駛,妖人蓮主駕。常富和蕭陽坐在後面。

“這個直升機非常好操控,左邊搖桿控制飛機的前,後,左,右四方位;手柄頂端有個按扭是上升鍵,大拇指按住就可以原地上升。手柄側前端也有個按鈕是下降鍵,食指按住就是原地降落了!這樣立體的六個方位檔就全了;右邊也有個搖桿,是瞄準上下左右射擊方位的;手柄上段的按鈕是炮彈發射,手柄側前方的按鈕是機槍持續射擊。中央的是雷達,雷達下麵的推進器是控制飛行速度的。”……“你手抖個屁啊!”我道,

“噢,哦。”妖人蓮非常緊張。

“播開藍色紐,轉動鑰匙啟動。這個啟動項以後你也可以改成指紋解鎖的。隱藏凹槽里的紅色按鈕是逃生紐。緊急時刻打開,用力敲就完事了。”…“你腿又抖個屁啊!這不是跑車,沒腳剎和離合。”

“嗯,嗯。”

“啟動吧!”

妖人蓮戰戰兢兢的按照我指導的步驟操作。螺旋槳旋轉加速,直升機漸漸垂直升空。

先慢速行駛,再逐漸提速。反正天上也沒人搶道。妖人蓮越開越穩,也越開越興奮,跟得了新玩具的孩子似得。

“走吧!去我哪裡逛逛。你還沒去過我的冥河帝國吧!這次剛好去參觀參觀。”我提議道,

“行!”妖人蓮痛快答應。

……

飛機很快到達澳洲,我冒個頭,守衛軍看到是我也沒有攔着。飛機安全降落,我們走出來,一眾晨曦教虔誠信徒和子民開始主動的呼啦啦的跪拜我。

“都起來吧,各忙各去吧!”我道。雖然是封建社會,但俺不喜歡這排場和架勢。跪呀跪的,但也不能反對,作為上位者也要保持該有的姿態。妖人蓮他們倒是很習慣。他融入的很好。

“陛下,德衣國和西牙國的使者求見。他們已經來訪冥國多日了”。美杜莎道。

“他們來會有什麼事?那就見見吧!把他們帶進會客廳。”

“是!”

……房間里兩個歪果仁,一個金髮碧眼大肚便便,一個身材乾瘦,鼻子下留出一朵小鬍子。

“找我有什麼事?”我開門見山。

“教父大人,”金髮碧眼的胖子急忙起身,剛要說什麼瞥見一旁的妖人蓮,又把嘴裡的話咽進肚子。

“哦,這是辰國女王,我們是同胞。兩國之間也很要好。你有話就說不用避諱,如果不想說也無所謂。”

“這!”金髮胖子滿臉便秘表情,看他的樣子很急啊,但我不急,反正又不是我在求人。

最後金髮胖子沒堅持多久就憋不住了,如實告知。說他們國家的一些皇室成員得了一種怪病,又癢又痛,全身長瘡,流膿潰爛,惡臭無比,從下身開始,特別凄慘…並且人數還不少,好像能傳染!

‘噗嗤!’他話說一半,妖人蓮就笑了!“這尼瑪不就是那個啥嘛!”我連忙和這位保持距離,並從空間里掏出些高度白酒往周圍灑了灑。

“教父大人,我沒得那種病,您不用這樣的,”那胖子委屈巴巴道。

“我特麽管你得沒得呢!送客!”

“別啊!您還沒告訴我能不能治呢?我得向國王交代啊!”

“能治,但我不會去治。早就告訴過你們別和黑猴子發生關係,你們不聽,得了臟病活該遭罪,死有餘辜。”

“我們的王子沒有,他只是在美洲找了幾個當地人…”

“那就是他找的人有問題!一個傳一個的,肯定有和黑猴子有染的。”

“您能幫幫我們嗎?我們願意支付巨額黃金。”

“別的事能商量,這件事免談!它比瘟疫還令我厭惡。只要是這種事,只要他犯了避諱,那就讓他去死好了!”

“你,你,你,我勸你考慮一下冥國的位置,還有我國的強大!”金髮胖子氣急敗壞的說。

“怎麼?想威脅我?”我被氣笑了,“那你們就來吧,我等着。”

“來人!把他哄出去。從今天起冥國與西牙視為敵國,禁止通商貿易。更不提供聖水。”

~(那治愈藥劑,我在的時候才有。我不在的時候教會也弄不到。要不這貨千里迢迢跑來找我幹嘛啊。)

……哄走一個,另一個乾瘦的留着小撇鬍子的外國人開口:“教父大人。”

“你也是求藥的?”我不耐煩的問。

“不是。但的與惡難之種有關。”

“所有和他們牽扯上的麻煩我都不管。”我打斷道。

“請您給我兩分鐘時間敘述,之後無論你幫不幫忙我都不會糾纏。”那人彬彬有禮的說。

“那你講吧!”看他態度不錯,我給他個機會。

“隨着蒸汽機的使用,工業大時代已經來臨。我們不需要那些黑猴子了。但是還是有一些人與惡難之種有染,甚至降下子嗣。雖然僥幸沒有得病,但高貴血統已經不純。我們該如何改變這種悲哀的局面?”他望着我詢問。

“恩?有意思!這是你的想法,還是你們國家權貴的想法?或是部分人的想法?”

“我個人…還有部分人的想法,但我一定改變這現狀!決不允許這種事繼續發生!這簡直,簡直不可原諒!”

“哦?是嗎。”我嘴角勾起弧度。

“嗯,反正已經不需要他們了。還是讓這些惡難之種徹底消失的好!”

“你叫什麼名字?”

“東特勒”

?“好名字!”我笑意味深長。

……

“我聽說過一個故事”,“有一隻黑鴿子和一隻白鴿子結合了。它們的孩子血統駁雜。為了還原血統,養鴿人用後代和前一代鴿子結合,產出的下下代再和初代結合,如此反覆,最初的血統還原度就高了。”……“其實我覺得大可不必。它們的後代偏黑,是母的就讓她與其他白鴿子結合。是公的就宰掉。如果後代偏白,就讓它們繼續和白鴿子結合。如此反覆,數代之後血統就自然還原了。你說呢?”我問。

“您說的是。”他恭敬道。

“你很不錯。不論你是否在刻意迎合我。這瓶黃金聖水歸你了。”我憑空拿出一瓶金黃色藥劑,那是太陽藥水。“不論受到多重的傷,只要你還有口氣在,它都能救你的命。”

“感謝您的慷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