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德雲:從大師兄開始崛起 > 第一百二十章 後臺奇觀

第一百二十章 後臺奇觀

唐雲風一臉輕鬆的回到後臺。

既然師父的煩心事兒已經辦完,那他也不急着去敲門了。

自己再怎麼說也只是小輩,矜持一點,總沒錯吧?

揭過這茬兒不提,唐雲風開始找孔芸龍。

今天是9號,還有兩天,整個德芸社便將迎來,班子年前最盛大的活動。

這是大事兒。

想想吧。

幾千人的大場面,關鍵又是在四九城這個大本營舉辦的。

只要在臺上露了臉,出了彩,那以後觀眾沖自己買票也說不定?

這種事兒,唐雲風一向拎得清楚。

自己提前兩天回來,就是為這做準備的。

轉過一道彎,唐雲風找到正在燒水的孔芸龍。

“三哥,今天你要上臺嗎?”

孔芸龍一回頭:“今天沒排我,師父說您會回來,讓我搭着您把後面的活兒弄瓷實一點!”

唐雲風聽聞,心裡樂了。

跟中年老頭打配合就是舒服,什麼事兒都能想得這麼周全。

“成,那你忙完來小房間找我,我們說說活兒。”

“哎,馬上就好。”

唐雲風交待完,轉身就走。

只是等他路過郭德剛休息室時,門卻突然打開了。

郭德剛從房間里出來,一抬頭,發現唐雲風已經回來。

旋即一愣,道:“少爺,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唐雲風趕緊拱手見禮:“師父,我剛回來的,前面去找過師娘了。”

郭德剛有些疑惑道:“回來了怎麼不進來呢?”

唐雲風:“”

剛為自己能矜持一點而得意,轉眼就落了不是。

這打臉的速度真快!

唐雲風笑道:“馬上要辦大活動,我怕您太忙,就沒敢隨便打擾。”

郭德剛一揮手道:“沒事兒,進來吧,幫我泡茶。”

說完,轉身回房間。

“哎。”

唐雲風抬步跟上,可沒走兩步,前頭的郭德剛卻又突然轉身,讓過他往外走。

嘴裡還嘀咕道:“哦,對,忘記是要去廁所了。”

唐雲風:“”

不會吧?

這算不算老年痴獃的前兆?

唐雲風心裡憋着笑,但臉上可不敢露出來半點。

正當他猶豫着是進是退的時候,已經走出去幾步的郭德剛,又回頭吩咐道:

“你進去坐一下,我馬上回來。”

“哎,不急!”

房間里無人,久不見面的慊大爺也不知道上哪兒浪去了。

唐雲風熟門熟路的坐下,準備重新泡茶。

誰知,門直接又開了。

他一扭頭,見進來的是郭德剛,趕緊起身相迎。

不過,心裡卻蹦出兩個字:好快!

“坐坐坐!”郭德剛招呼道。

師徒倆重新坐下。

唐雲風打量了幾眼,發現郭德剛確實一臉的嚴肅。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是心裡有事兒的表情。

雖然唐雲風已經將事給平嘍,但也不好主動提這茬兒。

最後,喝過幾口茶,還是郭德剛先開口了。

“專場我給你排了三個場次,11、12號的開場全給你,你得演出的氛圍掀起來,還有一個便是12號的壓軸,我跟你大爺攢底,我們爺仨兒搭着膀子,把關給熱熱鬧鬧地收了。”

唐雲風聽聞,心裡一驚,當即坐直了身子。

開場的安排,他料到了。

整個班子里,老少爺們全算上,沒有誰的開場能攢得過自己。

現在輪到這麼重要的場合,安排自己,這很正常。

可他沒有想到師父,竟然能把最後一天的壓軸給自己。

連續兩天的演出,雖然每天都有壓軸和攢底。

但懂行的人都知道,第二天的壓軸才是真正的壓軸,是僅次於班主攢底的場次。

無論是手藝、人品、地位,得由班子里二號人物來撐。

這個位置太重要了,同時也代表着很多的東西。

唐雲風心中有些激動,但臉色依然平靜。

微笑着低頭道:“謝謝師父。”

“嗯!”郭德剛又喝了一口茶,“壓軸的活兒使哪段,你自己怎麼考慮的?”

唐雲想了一下,道:“師父,我是這麼考慮的,您幫我提點提點”

“咚咚咚”

話說一半,休息室的門突然被敲響,隱約門外還傳來吵鬧聲。

唐雲風按下話頭,起身開門。

門外站着不止一人,而是兩人。

王紋林和王海。

雖說五百年前是一家,但此刻的兩人臉色可不太對付,顯然起了什麼爭執。

包括後臺其他人,不少都扭頭正往這邊瞅着。

唐雲風猜到幾分,但不動聲色的拱手見禮。

“王先生辛苦,海叔辛苦!”

倆人正在氣頭上,王海點了一下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王紋林則直接選擇了無視,急步進屋。

郭德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站起來,有些疑惑的問道:“您二位怎麼了這是?”

轉眼,三人坐下。

只見王紋林一臉氣急敗壞道:“德剛,班子里還有沒有規矩了,你今天必須給我評評這個理,有他這麼辦事兒的嗎?”

王海一聽就炸了。

當仁不讓地反駁道:“我怎麼辦事兒啦,我按的就是班子里的規矩,我哪做錯了?”

“”

雞一嘴,鴨一嘴,倆人又吵成了一團。

唐雲風站在旁邊,一言不發,靜靜地看着後臺難得的奇觀。

在德芸社,哪怕換任何一個人來,都很難跟王紋林吵起來。

他是文字輩呀,誰敢跟他吵架?

但唯獨一個人例外,他就是王海。

王海是郭德剛的經紀人,其實也是整個德芸社的經紀人。

單子都是靠郭德剛的名氣拿回來的,他可不就是整個班子的經紀人麽?

無論前期洽談合同,還是來回行程的安排,全由他一手負責打理。

郭德剛在家,歸媳婦照應。

郭德剛出門,歸王海照應。

甚至一幫子人出門商演,都歸王海照應。

他的資質可不淺,這麼多年也非常受郭德剛倆口子器重!

同時,不用想,也知道這家伙絕對不是一個善茬兒。

沒點手段,沒點能耐,怎麼張羅得了這一堆事?

再加上他不是相聲門的人,別人都認王紋林是大輩,他可以不認。

他眼裡只認郭德剛。

其他人嘛。

你客氣,我便客氣。

你要不客氣,那你就愛誰誰吧!

倆人吵了半晌,唐雲風從隻言片語中,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嘿,還別說,這李富貴辦事兒還真利索,前後半小時不到,愣是辦妥了。

同時,他看着自己師父緊鎖的眉頭。

有點可憐他。

全場四人,就他一個人沒搞清楚,這倆人到底在吵什麼玩意兒?

耳屎都被震鬆了,依然白搭。

終於,郭德剛受不了了。

一聲冷喝:“別吵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