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很純很天才 > 第157章 第一符篆師

第157章 第一符篆師

尹落說:“岳道友,既然還未盡興,何不去我尹家,保準讓您滿意。”

我說:“你們家的東西比這裡的還要好吃?”

尹西瓜在一旁插嘴:“小店酒菜,豈能與我尹家相比?”

我看了她一眼,說:“你,叫尹西瓜是吧?”

她輕輕皺眉:“晚輩尹惜花。”

我說:“那個尹西瓜啊……”

“尹惜花!”

“哦,尹西瓜,你師門沒有教過你,長輩說話,晚輩不能插嘴嗎?如果換了我們……家族,那是會被敲腦袋的。”

尹落叫尹西瓜拉到身後:“道友,我剛纔已經命令家族備好酒菜,就等岳道友光臨。”

我想了想。對孔安萍和孔龍說:“你們兩個,就自己回去吧。”

孔龍哭喪着臉說:“前輩……當真不願給我們一點機會嗎?”

我看着他,笑了笑:“孔家濕氣太重。要晾一晾,我覺得還是去暖一點的地方。”

孔龍一怔。

我不再看他,轉過頭去:“你們兩個去吧。”

孔龍還想說什麼,孔安萍已經拉了拉他,最終一干孔家有關的人一齊出瑤池。

他們走到瑤池盡頭,我說:“等一等。”

孔龍一停,回過頭,臉上又浮起笑容。

我說:“別忘了把賬結了。”

孔龍表情一僵:“哦……是……”

等他們真正離開,尹落才說:“道友真是風趣。”

我說:“風趣是一種天賦。你們帶路吧。我們事不宜遲。”

尹落說:“前輩隨我來。”

說著,她身體緩緩浮起來。

我問:“要飛過去嗎?不是說城裡不讓飛?”

尹落笑嘻嘻地說:“不礙事,這規定是給水柔城的普通家族定的。”

我想了想,說:“這規矩是誰定的?”

尹落說:“起先是我們尹家當初做執域家族時定的,一直沿用下來,但我們尹家可以不遵守。”

我說:“那你們這就是州官可以放火,百姓點不許燈。”

尹西瓜又皺着眉插嘴:“什麼叫州官?”

我笑了笑:“走吧,邊飛我一邊跟你們講這個故事。”

……

“原來如此。”

尹落聽完我講的故事。荔枝味的粽子記得看了收藏本站哦,這裡更新真的快。若有所思。

我感到欣慰。以前是端午師兄給我講故事,帶給我許多啟發,如今我也能給別人講故事,帶給他們啟發。我問:“悟了?”

尹落說:“悟了。”

反正此時也是閑着,我說:“說說看?”

尹落想了想說:“道友的這個故事是想告訴我們,只有不斷提升家族的地位,才能有制定規則的權力。所以,是在激勵我們為了家族的地位努力修煉!”

我一愣,眨眨眼,又看尹西瓜,問:“小丫頭,你呢?你悟出什麼道理沒有?”

尹西瓜說:“我覺得長老說的對。”

這個故事不是用來諷刺當權者的嗎?這不禁讓我陷入到深深的自我懷疑中,難道我講故事的本事這麼差勁嗎?…,

我再也不想給別人講故事了。

飛了一會兒,我將靈識展開,到往另一個方向走去的孔龍和孔安萍。

水柔城並不太大,我的靈識可以全部覆蓋。

孔龍對孔安萍說:“小妹,你方纔為什麼要拉住我?”

孔安萍嚴肅地說:“堂哥,你笨啊。剛纔岳前輩那句話,你還沒聽出什麼意思嗎?”

“嗯?”

孔安萍猶豫了一下,眼睛左轉右轉,大聲說:“那位風流倜儻的岳前輩……可能,是一位化神期前輩!”

孔龍表情一獃,“啊?”

孔安萍繼續說:“這位仁慈風趣的岳前輩……嗯,明顯,人家無意間用靈識一掃,就聽到了你和天民長老的對話,你們兩個雖然不是那個意思,但也惹得岳前輩有些不悅了。”

孔龍繼續獃滯。

孔安萍又說:“現在呢,我們要趕緊報告天民長老。”

我收回了靈識。

這時。尹落問我:“道友,不知你是何方人士?”

我說:“這個你別管。我也有問題要問你,你告訴我,我怎樣才能把自己的名字傳到靈飛國?”

尹落微微一怔,“靈飛國?”

我說:“就是說,我想出名,越快越好,名氣越大越好!”

尹落想了想,眼睛逐漸亮了起來:“原來,嗯,道友追求的是名滿天下……不過,這事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

我說:“說說看?”

尹落說:“名氣向來與本領匹配。道友若是有一技之長,要名滿天下自然是簡單的事。”她看了我一眼,又說:“道友的符篆本領讓人嘆為觀止,只需要一個契機……”

我說:“我製作符篆很厲害嗎?”

尹落想了想,說:“道友說笑了。就憑方纔您小露這一手,已經值得化神期老祖重視……”

我說:“那兩張平平無奇的符篆?”

“平……平平無奇?”

我想到清越製作的那些符篆。圖案精美,招式華麗,而我製作的就無比粗糙了,與之相比肯定是平平無奇。但我又想到,我和清越比普通符篆師肯定要厲害得多,剛纔無意的一句真情實感,大約會顯得我太過……不謙虛,想了想便補充一句:“嗯,因為我對自己要求比較高。”

尹落眨眨眼:“原來如此……”

我說:“你覺得我製作符篆的本領很厲害對嗎?”

尹落點點頭:“我們尹家也供奉了幾位符篆師,但他們每製作一張符篆,往往要消耗至少十份左右的材料,而且耗時極長,數天到數月不等……說實話,從未見過道友這般快速且能保證成品率的符篆師。”

我想了想,又問:“那些符篆師製作的符篆……嗯,極品率多高?”

尹落一怔:“極……極品率?”

我說:“就是,製作出極品符篆的概率。”

尹落嘴角微微抽出:“道友說笑了。荔枝味的粽子記得看了收藏本站哦,這裡更新真的快。哪有極品率這樣的說法?縱觀落日國,也沒有多少符篆師敢拍胸口說自己能保證自己有多少概率製作出極品符篆。莫說極品,哪怕身為寧家第一符篆師的寧老也只能保證自己製作成功的符篆有五張里有一張上品符篆。如果算上失敗率,上品率也不到半成,更別說極品率了。”

說到這裡,尹落眼睛一瞪:“道友……難道你留在我們店里的那張符篆不是一時運氣?!”

我點點頭。

她小口微張:“那……您方纔給孔家兩個小輩的符篆,莫不是也是極品?”

我想了想,“應該不算極品。”

尹落微微吐出一口氣,笑笑:“哦……岳道友若是隨意製作兩份符篆,都是極品符篆,那確實太駭人聽聞了……”

我說:“極品只有八成天道威能,我給他們的是十成。十成應該怎麼劃分等級?”

尹落說不出話了。

我笑起來:“原來如此。以後,我就自稱雲瀾界第一符篆師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