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王者榮耀之全能高手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貴人

第一百九十八章 貴人

“怎麼,就你還要跟我比劃比劃?就你那養尊處優的身體,我能打你十個, 我勸你最好不要衝撞我,那樣你還可以少受一點皮肉之苦知道嗎?”

胖婦人咄咄逼人的對着宋茜說到。

“就算是同樣是下人,你就可以這樣對我。”

宋茜里滿眼都是羞辱和憤怒,她不是沒有吃過苦的人,在遇到夏玉峰之前她都是乾着臟累活,但是這種委屈她還真是沒有受過。

“你可是當過姑奶奶的人,享受過我沒有享過福分,自然也要比我多吃一點苦,我就想要看着你這種人多受一點苦我就舒服,一想到那個夏夫人現在要看我的臉色, 我就絕覺得舒坦, 怎麼?你不服?”

這胖婦人看着宋茜從地上剛剛爬起來上前就是一巴掌。

“快點給我幹活,幹完給我把這些瓜子殼收拾乾凈,否則我就告訴你那女兒,她 的母親現在過的是什麼日子。”

胖婦人趾高氣揚的說道。

宋茜聞言低下了頭,似乎把所有委屈和心酸都埋進了心裡,低聲的說道:“我會把活幹完的,求求你不要跟我們女兒說這個事情。”

她不想讓自己得女兒看到自己這般模樣。

“媽!”

那一聲媽悲愴而又心疼,還帶着憤怒,夏楚英本來是興緻衝衝的跑到這裡的來告訴自己的母親,夏家恢復往日榮光了,她再也不用寄人籬下了,並且告別,但是沒有想到看到的卻是這麼一幕。

她原本以為自己在宋家沒感受到溫情,但是宋家好歹也算是提供了吃住,這萬萬沒想到竟然是母親這樣夜以繼日工作換來的,當真是這家沒有一點親情,便是一個下人都可以欺負自己的母親了。

宋茜低下了頭,她悵然若失模樣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的女兒。

“媽媽,我們走吧,離開這個地方,這裡真是讓人噁心夠了。”

夏楚英快步走到宋茜的面前牽起了自己母親的手,那本該白皙無暇的手不過是經過了三個月就已經佈滿了老繭。

宋茜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聲音已經帶着哭腔:“可是我們母子兩又能夠去哪裡呢?我們身無分文, 已經無家可歸了。”

那種絕望的聲音在顫抖着,她也知道這娘家沒有任何親情可言,但是她們又能夠去哪裡呢?這種無奈透着難以言述的心酸。

“對啊,有個能夠收留你們的地方就不錯了, 不要總活在過去, 看清楚現在的局勢,享受那麼長時間的富,也該到了吃苦的年紀,以後你們母女兩在我面前恭敬點,我也不是什麼惡人,會讓你們少吃些苦頭,懂嗎?”

那個胖婦人在一旁冷嘲熱諷的,一副自己就是她們領導的模樣。

“啪”

夏楚英想也沒想的就是對着她個甩了一巴掌。

“我們母女兩再落魄,也輪不到你這種胖豬來羞辱。”

胖婦人一臉橫肉憤怒起來異常的猙獰,對着夏楚英咆哮打:“媽的,看來你還沒有從你的夢中想來,我今天就把你給打醒。”

說著那巴掌輪圓了就轟了下來, 這女人龐大腰圓的這一把掌都帶着風,這一巴掌挨實了,恐怕夏楚英醒來都是明天的事情了。

林楓不知道什麼時候如同鬼魅一般出現,抓住這一巴掌直接給這胖婦人給丟了出去,這胖婦人如同一個巨大的鉛球一樣把院牆砸出了一個大洞。

宋茜一看林楓就知道這個青年是古武者, 如此體型的差距,竟然是能將這胖婦人給丟出去。

“哦,我知道你, 你就是那個打斷劉少爺腿的野男人,今天估計劉家就會找上門來,你肯定是死路一條,我要去告訴老太太,還有你們一家子都反了。”

這胖婦人竟然沒受重傷,只是受了一點皮外傷,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就站起來了,長的胖身上的脂肪都緩衝了重力,所以沒

有產生內傷。

宋茜一聽急了對着林楓說道:“可以請你帶我女兒走嗎?這裡已經容不下她了。”

她一看林楓與自己女兒肯定關係匪淺,不然也不能出手幫助自己的女兒,這個母親滿眼都是自己的女兒。

“跑? 老太太他們要跑,我抓到那個打斷劉少爺腿的人了,還有宋茜也反了,是您交代的重活都給宋茜做,她不僅不做還給我甩臉子。”

胖婦人正好看着宋老太太走過來,就衝著老太太喊道邀功,老太太臉色異常難看,恨不得當場敲斷這胖婦人的腦袋。

“我母親是您的親女兒吧,為什麼你會惡劣到這種地步?我想不通, 我實在是想不通?”

夏楚英對着宋老太太咆哮道, 她真的無法理解, 夏家在時, 自己的母親也經常會補貼娘家,都是十分和睦的景象,怎麼夏家消亡就變成了這樣呢,她們是母子啊,不是仇人!

“別聽她瞎說, 我重來沒有說過那種話。”

宋老太太連忙辯解到。

但是夏楚英也不傻, 這胖婦人明顯是不知道昨天發生了什麼,然後還想邀功的模樣,一個下人怎麼可能構陷老太太,分明就是她交代的,對待自己的女兒如同對待自己仇人一樣。

老太太身後兩個身着唐裝的人也緩緩走了進來, 宋茜皺了皺眉頭:“夏家已經被你們吞併完了,即便是我們母女兩落魄到的這種境地了,你們還是不打算放過我們嗎?”

宋茜當然認識這兩個人,夏家落魄的元凶,就是他們瓜分了夏家的所有資產。

“夫人誤會了,我們此次來是物歸原主的,夏家所有產業歸還, 我們也已經通知流落在外其他夏家人了,夫人這邊我們親自來通知, 並且我和向浩軒一人拿出一塊地,就當是補償夫人這幾月受的委屈,我實在是沒有想到夫人在娘家竟是遭受到這種對待,簡直人神共憤。”

關宏才對着宋茜神色嚴肅的說道。

宋茜一愣眼神瞬間聚焦在林楓身上,這兩人將到手的家財送回必有原因,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女兒遇見了貴人, 自己當初就是遇見了自己的貴人夏玉峰而徹底改變了人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