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90擺事

林洛見這個人和自己打招呼的人,有點眼熟,但是想不起來在哪見過,那應該就不是什麼重要的人,隨意的點了點頭,敷衍了一下。

帶頭這個人也不以為意,覺得這是理所當然,洛爺能搭理自己就算給自己面子了,招呼身後這些小黑背心們,在周圍坐了一圈。

林洛也只當他們是來看熱鬧的閑漢,也沒在意。

這時候王胖子的茶水上來了。

常在林洛那裡喝茶,王胖子的茶水,也是一個茶盤托着一個茶壺,裡面幾個杯子,茶壺裡有可以隔離茶葉的不鏽鋼過濾網,外加一個茶桶裝了泡茶的一把工具。

這是王胖子在林洛家看來的,如今自己弄了個小廠子賣這個,一個月也有額外幾萬的收入。

林洛拿起茶則里的茶葉,放入茶壺,用沸水沖了第一波,倒掉第一波的水,用竹鑷夾着茶杯,沖了一遍,然後才正式的到了第一杯茶。

這時候許是林洛做的太認真了,也許是現在的人沒見過這麼講究的人,周圍那些圍觀的服務員,安保都停下了嘀嘀咕咕,場面一時有些肅靜。

林洛手拂過茶杯上頭,說了句:“請茶。”王胖子和小伙不由自主的拿了一杯,就連看熱鬧的文玩主都起身拿了一杯。

林洛看大家喝完了茶,開口道:“胖子,小伙,從古至今,無論世道如何,這做買賣的和跑江湖的都得守規矩。這兩個行當要是不守規矩,招來的只有一個下場,傾家蕩產,性命不保。”

這話說完,王胖子和文玩主點了點頭,小伙依舊低頭看着茶杯。

林友看他們不反對,對着王胖子道:“胖子,人家小伙吃了你東西給不起錢,可是人家懂規矩,鞋子說了,就說明人家不是要跑,是要給你解決事的。可你可卻沒守規矩,你給人打了,這你的賠錢。”

王胖子點了點頭,他覺得自己和林洛是朋友,林洛最後一定會向著自己的,先說自己一頓不過是要把這事做的圓全一些罷了。

林洛見王胖子不反對繼續道:‘你給人家小伙拿兩千醫葯費吧。’

王胖子痛快的甩了兩千到小伙的面前,道“拿着吧,夠你吃幾頓好的了。”

小伙沒有拿錢,只是低頭看着腳。

林洛也不管他們什麼反應繼續說自己的:“小伙,你來人家這吃飯,別管人家什麼價,你既然吃了,別管吃多少,就得給錢,你給王胖子拿200,把飯錢付了。”

小伙一聽,猛地抬頭,這才把王胖子的錢拿了起來,留了200在桌上。

林洛笑了笑,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道:“現在是什麼時候啊,現在是經濟騰飛的時候,還搞這些打打殺殺的,不怕死啊,這年頭,什麼都是假的,就兩個字是真的,搞錢。”

周圍的人聽了都點了點頭。

林洛起身抱起了春夏道:‘今天這事,就這樣吧。’說完起身就要走。

王胖子見林洛就這麼走了,臉憋得通紅,很有些氣不過。

他也不差錢,不在乎這2000塊,可是這涉及到他的面子,他大小也是個酒店老闆,英格蘭勛爵,就這麼被一個窮酸小伙欺負了。

本以為這林洛是自己人,怎麼還幫理不幫親了。

王胖子有些不服的出聲道:“不是啊,洛爺,那他把我這地方弄成這樣,耽誤了一下午生意,就這麼算了。”

林洛懶得搭理他,這家伙,你說你一個好好的生意人,知道耽誤生意,還給自己惹是非,可見如今也不在乎酒店生意了。

沒等林洛說話,圍觀的頑主卻張嘴了:“死胖子,你找洛爺擺事,是求洛爺的面子,洛爺給你擺平了事,是給了你天大的面子。你看別給臉不要。”

林洛還真不知道,這圍觀的為啥幫自己說話,但既然有人說話了,林洛覺得也不需要自己說什麼了,繼續往外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