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再婚伉儷的抗癌日記 > “非法集資人”——陰5月7日

“非法集資人”——陰5月7日

夜深了,萬籟俱靜,我在床上輾轉難眠。

下午按照網上預約的時間,我帶着先生遺留下來的投資合同,去了上海市信訪辦。

在城市規劃局附近幾番徘徊,問了保安,才找到了,幸虧我提早了半小時。

兩扇關緊的黑鐵門外,已經有七八個人在排隊,這時,我抬頭才看到了裡面露出小半截的信訪辦牌子。

排在我前面的二位與我年齡相仿的女士,聽說要網上預約才能進去,傻眼了。

年齡稍小的對着手機在發獃 ,嘴裡嘟囔着:

“怎麼約呀”?

年齡大的女士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我。

在我和另一位男士的指點下,經過掃門口貼着的二維碼,終於關註成功了, 閑談中得知她們是姐妹倆……

進了登記大廳,等了一會兒才輪到我的號。

窗口接待的女工作人員,看了我的資料,聽了我的簡述,立即指點我去203室。

進了走廊才發現,兩邊有幾間是洽談室,而我這間是法律咨詢室。

保安讓我在椅子上坐下等待,叮囑我等裡面人出來就可以進去。

突然,右邊接待室傳出一陣喧鬧聲,一位大爺罵罵咧咧地走出來。

從他斷斷續續的抱怨中,大致能聽出和我一樣,是合同到期拿不到錢……

我面前的房門終於開了,等裡面人出來,我走進去輕輕關上門,從包里取出資料。

對面坐着的是位乾煉的年輕男律師,他仔細翻閱了合同後問我,是否去找過對方。

當聽說對方在合同到期後 ,並不打算歸還本金和拖欠的利息時,他合上手上的合同:

“這樣,你讓孩子領你去合同上指定的靜安區法院訴訟立案”。

我疑惑地問:

“聽說有人打贏官司卻拿不到錢,去法院能行嗎”?

他肯定地說“怎麼不行,你一定要去”。

見他這麼堅定,我放心了。

“行,那我可以在上海微法院上完成訴訟”,我自信地說。

看着他有點驚訝的眼神,我笑着說:

“哦,我是從報社退休的,在網上寫訴訟狀沒有問題”……

想着白天的一幕,那位大爺絕望的眼神令我想起了先生。直到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第二天,我通過微信小程序進入上海微法院網,寫好了訴訟狀 ,連同需要的資料全部提交了上去。

但我還是忍不住有點擔心,因為聽說即使打贏官司也無法履行。

這幾天聽到了一些負面信息,據說那些正兒八經有合同的投資人多了個“非法集資人”的頭銜。

先生的合同到期日是2019年2月26 日,他去世後,我在他的手機里看到了他同年3月12日、3月15日二天發給法人的短信。

他要求退還本金和拖欠的四個月利息,但沒有任何回覆的短信。

3月28號是先生確診肝癌的日子,寫訴訟狀時,我無意間發現了一個巧合,這些正好發生在同一個月。

我忽然明白了,為什麼從春節前開始先生總是無端發火,因為那時對方停止了發放利息。

也許先生已經意識到了不妙,但對**項目的絕對信任,又使他難以接受。

三萬元,對平時特別節儉的先生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怕他上當,我曾經反對並提醒過他,沒想到,真被我言中了。

他是個非常好強的人,硬是一個人悶着不告訴我。

因為不知情,在那次小島風波後,我被他的言語傷了心,同意了離婚……

想到這些,我忍不住哭出聲來:

“老公,你真傻,為什麼當初不告訴我?如果我知道了真相,就會原諒你的不近人情了呀……”

我撫摸着相片上先生的臉,淚水模糊了雙眼。想到平日里先生對我的呵護,我泣不成聲……

如果先生活着,知道自己成了“非法集資人”,天曉得會怎樣想?

我原以為先生眼光短淺,貪圖利息高,可是最近在維權群里聽到了很多很多……

我開始明白過來,原來《安徒生童話樂園》是**扶持的項目,先生是個老黨員,並不是在盲目的投資呀!

可是,目前明明《安徒生童話樂園》運營正常,為什麼不履行合同的條款呢?即使投資人去世了,也熟視無睹。

這究竟是怎麼了?這還是健全的法制社會嗎?

先生走了,但微信還在,我跟着大家掃二維碼進了維權群。

我默默地關註着群內動態,二百多人,一片埋怨聲。

群內建立了核心組,要求大家自願每人出一百元作為“車馬費”。

我覺得總不能讓核心組成員出力又出錢吧!所以爽快的付了一百元。

哪知曉,跳出一個剛進群的人,不僅收了別人交費的紅包,還叫着“動動腦子,別輕信……”

看了幾天群內的交流,有點為核心人員擔憂。接下去的路該怎麼走?這條維權的路並不平坦……

我原本想放棄這三萬元,但先生活着時對我說過,一定要想辦法追回資金。

我的眼前總是浮現出先生期盼的眼神,我知道那不僅僅是三萬塊錢,而是先生對**的一份信任。

先生走時,雙眼睜着不願閉上。他不甘心呀!做了半輩子黨政幹部,明明是**扶持的項目,怎麼可能出爾反爾呢?

看着群內很多人去經偵大隊、去法院……報案、立案……卻收效甚微。

我記憶深刻的是一次應邀陪同去楊浦經偵報案,這位七十多歲頭髮花白的大姐 ,雙手哆嗦着,資料差點灑在地上……

窗口的辦案人員正襟危坐,不為所動,也許見多了麻木了,習以為常了。

誰知,大姐的資料呈上去,卻被告知,讓他她去另一個經偵大隊……

最近我才有空仔細看先生留下的合同,明明寫着,合同到期本金歸還,爾後合同自然終止。

可是,為什麼對方遲遲不予兌現?為什麼法人回答我是因為疫情的關係?

我仔細看了,合同到期日是2019年2月,那時哪有疫情。

2019年6月拿到的分期付款兌付公告,上面註明瞭是大病份額,直到我先生2020年7月去世,也沒收到一分錢。

在我的責問下,法人回答我,與業務員關係好的投資人已拿到了部分錢。言外之意,拿不到,是業務員的問題。

我打電話問業務員,她一口否認有這回事。同時告訴我,有很多投資人的款項是從保單轉向的。

因為上層管理人員中,有原來在保險公司任職的人。

業務員根據保險公司內部信息名單,依次電話里用高額利息引誘,並上門介紹《安徒生童話樂園》是**項目。

聽了業務員的解釋後,我在先生留下的一堆資料中,果然發現了保險公司轉出的清單。

那些無辜的投保人,應該與我先生一樣,是看了業務員上門帶來的**項目介紹,才義無反顧地做出了投資決定。

保單個人信息屬於保險公司機密範疇,被人泄露而且進行商業活動,該不該追究法律責任?

原保單投資人並不是主動上門要求與《安徒生童話樂園》簽訂合同,而是被有預謀地誤導上了圈套。

運用**項目的政策,來達到集資擴大經營範圍的目標,本無可厚非。

如果借**項目的光環,有意侵吞投資人資金,是否應受到法律製裁?

這種不法行為不僅損害了投資人的經濟利益,更破壞了**在民眾心目中的形象。

令人不解的是,一邊是投資人在維權,一邊是《安徒生童話樂園》在正常運營。

我覺得,因保險公司個人信息泄密而導致成為《安徒生童話樂園》項目的投資人,他們應該是受害人。

在與法人的溝通中, 我怎麼感覺,對方是有意推諉呢?而且他主動說,可以去法院告他。

我百思不得其解,明擺着是他違反了合同條款,怎麼法律就製裁不了呢?

但是,我還是很有信心。是因為市信訪辦那位律師的鼓勵,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法制健全的社會。

我不僅要追回資金,更重要的是追回先生對**的那份信任。這樣才能告慰為黨工作了幾十年,如今長眠在九泉之下的先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