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洛丹倫的黎明 > 第9章 龍巫妖

第9章 龍巫妖

薩貝里安死了,很乾脆,沒有什麼波折。

奧妮克希亞比薩貝里安弱,但也弱不到哪去,一隻成年巨龍加上霜之哀傷的偷襲,想要了結另一隻巨龍的生命簡直太輕鬆不過了。

阿爾薩斯甚至並沒有親自到場,他還在納克薩納爾里觀察並指揮着天災軍團征服食人魔的領土,並預防可能出現的格魯爾。

霜之哀傷被奧妮克希亞帶着一起前往了鮮血之環,並借用那口熾熱的龍息掩蓋了霜之哀傷本來的氣息,在廢墟之中突然暴起,重創了薩貝里安。

受創的薩貝里安根本不是奧妮克希亞的對手,更別說還有霜之哀傷在一旁時不時給他來一下,很快,強大的黑龍只能含恨而死。

不過,薩貝里安的殊死一搏也讓奧妮克希亞掛了些彩,不僅鱗片掉了不少,細長的龍頸上還有幾道觸目驚心的血痕,看來是挨了薩貝里安一爪子。

在得知薩貝里安隕落後,阿爾薩斯也帶着一眾通靈師趕到了鮮血之環競技場,附近的食人魔已經被清理趕緊,而薩貝里安的屍體正好存放在鮮血之環當中的空地當中。

通靈師們召喚出低級的骷髏和僵屍來清理廢墟,並拖動龐大的龍屍來舉行儀式。

奧妮克希亞則保持龍身趴在阿爾薩斯身後,幾隻石像鬼正拿着各種東西清理着奧妮克希亞的傷口,她有些鬱悶,自己明明打到先手了,還有霜之哀傷的幫助,結果仍然弄得這麼狼狽。

“怎麼不變回人身了?”阿爾薩斯看了一眼乖乖趴着的奧妮克希亞,“是害怕我嫌棄你變成人之後脖子上也有傷口?”

“不……不是,只是龍形態下傷口恢復的更快一點。”奧妮克希亞瓮聲瓮氣地說道,她果然還是不適合戰鬥啊……

那些傷口也只是看起來嚇人而已,相較於奧妮克希亞巨大的體型來說,只算的上是輕傷。

不過見到阿爾薩斯沒有訓斥她的意思,她稍微抬起了自己的頭,低聲道,“薩貝里安的力量名副其實,他可能是我父親最強大的副官了。”

“那看起來你的父親確實瘋了,派一個自己最強的副官在外域做些莫名其妙的小事。”阿爾薩斯揮手讓石像鬼散開,打量了下奧妮克希亞脖子上的傷口,手中亮起一團溫和的光芒,“低下頭。”

奧妮克希亞愣了一下,然後順從地將自己的脖子儘量貼近地面,到了阿爾薩斯剛剛好觸碰到的位置。

一種酥麻伴隨着點瘙癢的感覺從脖頸處的傷口傳來,奧妮克希亞忍住伸出龍爪撓一撓的想法。

這種感覺僅僅持續了很短的時間,阿爾薩斯就把手放了下來,奧妮克希亞有些驚訝地說道,“結束了?”

“結束了,本來就不是什麼嚴重的傷口。”

阿爾薩斯的註意力從奧妮克希亞恢復如初的脖子處挪開,目光重新放在了薩貝里安的屍體上。

這讓奧妮克希亞的龍首一僵——自己原來還沒有一具龍屍的誘惑力大嗎?

感覺受到了侮辱的奧妮克希亞也不管身上其它“擦傷”級的小傷了,直接變回了人形態,讓那些提着工具準備繼續給她清理傷口的石像鬼一愣。

“仔細想想,薩貝里安變成骨龍也不錯。”奧妮克希亞化身的嫵媚女伯爵站在阿爾薩斯身後一側,有些咬牙切齒地說出這句話。

阿爾薩斯隨口答道,“你對他傷到你懷恨在心?嗯……不過我其實也不打算讓他變成骨龍了。”

奧妮克希亞聞言疑惑了起來,這位巫妖王陛下怎麼一齣接一齣的,他費這麼些事不就是為了薩貝里安嗎?

“一隻剛剛死亡的成年黑龍,直接剔除血肉,只留下龍筋龍骨複活成骨龍有些太浪費了。”阿爾薩斯其實也是才發現這個細節,畢竟這也才是第二只死在他手中的巨龍。

上次奈法利安的身份十分特殊,把他的屍體交給瑪里苟斯能有更大的用處,而且當時阿爾薩斯的身份是聯盟的聯軍指揮官,也不好搞什麼骨龍復生,除了留下奈法利安的靈魂,也沒多做別的事。

現在有了機會仔細研究薩貝里安的屍體,阿爾薩斯才發覺,這種剛剛死去的骨龍,直接複活成骨龍,似乎有些浪費其潛力了。

阿爾薩斯抽出霜之哀傷,一手握住劍柄,另一隻手在劍身上緩緩拂過,散髮着藍色光暈的霧氣從劍身中被他扯出,一隻巨龍的幻影在霧氣之中不斷翻涌怒吼,想要掙脫阿爾薩斯的禁錮。

然而,活着的龍都不是阿爾薩斯的對手,死了之後僅剩靈魂,就更加難以逃脫阿爾薩斯的掌心了。

“你看到了吧,沒有保護,真正被蠱惑墮落的黑龍,即便是死後,靈魂也無法安息,”阿爾薩斯說話的同時,還有數道暗紫色的霧氣交雜在藍色的靈魂光暈中,忽隱忽現。

奧妮克希亞盯着薩貝里安的靈魂看了許久,發現他似乎除了憤怒和狂暴之外,幾乎沒有什麼殘留的理智,而每次他被阿爾薩斯的力量壓制,即將要短暫的平靜之時,那些暗紫色的能量似乎會像尖刺一樣刺激薩貝里安的靈魂,讓他繼續痛苦嘶吼。

“上古之神的腐蝕潛伏之深,連我都覺得有些意外,這種腐蝕讓生物即便是死後,也難以回歸安寧,”阿爾薩斯握住薩貝里安的靈魂,“除了將其徹底湮滅,基本沒有辦法分離這種腐蝕的方法。”

說完,阿爾薩斯還富有深意地看了奧妮克希亞一眼,“所以你知道我說的那種‘保護’是有多得天獨厚了吧。”

奧妮克希亞頓時覺得不寒而慄,她不敢想象自己完全屈從於這種力量的下場,會像自己的父親那樣,變成一個除了毀滅和破壞之外難以維持清醒的癲狂瘋子嗎?

“哪怕是將其複活成骨龍,也沒法阻斷這種影響嗎?”

阿爾薩斯搖了搖頭,“本來我打算抹去薩貝里安靈魂里絕大部分的意志,只留下基本的戰鬥本能,也方便清除古神的侵蝕,但現在我突然發現,或許還有另外一種方法。”

“什麼方法?”

“把他變成一隻巫妖,一隻,龍巫妖。”

阿爾薩斯一邊說著,一邊走向了薩貝里安的屍體,他將薩貝里安的靈魂摁在了他屍體巨大的龍頭上,另一隻手反握着魔劍,在某個時機,他迅速出手,鋒銳的魔劍瞬間刺穿了薩貝里安的靈魂和他的頭顱。

“砰!”

一聲輕響,薩貝里安的靈魂受到重創,猛地炸成了漫天藍霧,馬上就要逸散在空氣中,但就在此時,霜之哀傷突然迸發出巨大的吸力,硬生生地拉扯住了薩貝里安四分五裂的靈魂,讓其沒有立刻消散。

在阿爾薩斯的引導下,魔劍成了一個通道,碾碎了薩貝里安靈魂的同時,又將那破碎的靈魂收集起來,一點點地融入了他屍體的顱骨中。

藍色的光點漸漸地由盛轉弱,薩貝里安的靈魂被阿爾薩斯強行灌註到了他的顱骨當中,然而,就在奧妮克希亞以為儀式即將結束的時候,阿爾薩斯卻拔出霜之哀傷,轉身乾脆利落地出劍,將薩貝里安的頭顱斬下。

阿爾薩斯用自己遠超人類想象的力量,把住薩貝里安的一顆龍牙,將他的頭顱和他的屍體分開,只見黑龍那還沒有凝固的鮮血從他脖頸的斷口汩汩流出,很快就在地上形成了一道小溪流。

然而,這些血液卻被某種力量牽引着,緩慢卻又精準地,在黑龍的屍體下構成了一副妖異的法陣。

巨龍的鮮血本就蘊含著強悍的魔力和生命力,而墮落的黑龍鮮血中,那股生命力反而有些異常地活躍,阿爾薩斯覺得,如果薩貝里安死在了艾澤拉斯上,且屍體沒有得到妥善的處理的話,恐怕從他的屍體中,會誕生一個毫不遜色於活着的巨龍的血肉畸變怪。

只是現在身處外域,古神的力量難以入侵,這種異變會十分緩慢以至於進行不下去,而阿爾薩斯就準備利用黑龍肉身那反常的生命力,進行一次血肉獻祭,而目的則是強化巨龍的骸骨。

激蕩的魔力脈衝從法陣和龍屍中涌起,在詭異的紅色光芒當中,黑龍的血肉逐漸溶解,被紅色的光芒壓入了他慘白色的骸骨當中,很快,黑龍的肉身就消耗殆盡,而那副骨架上,竟然閃爍着紅色的紋路。

阿爾薩斯看着這一幕,反手拍了拍薩貝里安與自己屍體分開的龍頭,說道,“別睡了,小龍,醒來侍奉你新的主人。”

這句簡單的話就好像蘊含著別樣的魔力,在話音剛落的那一瞬間,薩貝里安原本緊閉着的眼眸霎地睜開,這宛如龍族鬼故事一樣的場景讓奧妮克希亞都被嚇得退後了半步。

“你是……主人……我……”黑龍的龍頭一張一合,發出斷斷續續地聲音,也不知道只剩個腦袋的他是怎麼說話的,但在場所有擁有自主意識的存在都切切實實地聽到了這聲響。

“你是薩貝里安,曾經是大地守護者奈薩里奧的副官,黑龍軍團的成員,現在則是天災軍團的龍巫妖。”

“薩貝……里安……奈薩……里奧……大地……的守護者……黑龍……龍巫妖……”黑龍的龍首還在一張一合,然而這次,他的腦袋卻開始微微顫動。

他顫抖的越來越厲害,就在奧妮克希亞以為他都要“活過來”的時候,薩貝里安卻突然如同斷了線一樣,一下子失去了動靜。

好半天也沒見再有別的動靜之後,奧妮克希亞試探着說,“儀式……失敗了?”

阿爾薩斯的臉上卻是露出了微笑,他轉身朝奧妮克希亞說道,“不,成功了。”

轟然一聲巨響,薩貝里安的骸骨身軀的前爪突然抬起,猛然砸落在阿爾薩斯身後不遠處的地面上,千鈞的力道讓大地發出哀鳴,競技場堅硬的地面瞬間碎裂。

奧妮克希亞的神色動容,她的臉上掛上了不可思議的表情——這並非是蠻力造成的猛擊,而是大地對守護者子嗣的回應。

可,一隻骨龍,為什麼會擁有活着的,而且還是沒有墮落的黑龍才有的天賦?

“我是薩貝里安,天災軍團的龍巫妖,一個殘魂,一個復仇者。”薩貝里安那冷酷的音調好似諾森德的寒風,直直地穿透了除了阿爾薩斯之外所有人的靈魂。

他龍頭上的血肉也盡數褪去,只留下了那顆堅硬的顱骨,以及眼眶和胸骨之中燃燒着的靈魂之火。

第一隻龍巫妖,誕生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