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在他至惡的皮囊下 > 第618章 降臨——異瞳

第618章 降臨——異瞳

郅野在產房外驚心動魄的等着,比身後的任何一個人都緊張,走來走去,沒停下過,唉聲嘆氣,不知自言自語了多少遍。

“怎麼還不出來。”

整條長廊站了一排人,都是產房裡花與的家屬,不知道的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

7月7日,中午11點07分,男孩出生,13分鐘後,女孩出生。

花與生了一對龍鳳胎。

產房打開的時候,孩子先被抱了出來。

“恭喜你們,是對龍鳳胎”醫生笑道,把孩子交給他們。

榮榭站在前面,接過那個小女嬰。

醫生正要把男嬰交給郅野,結果這人還不要,搞的不是親生的似的,郅萱連忙抱過小男嬰。

醫生看向榮榭和郅萱以及郅野,可真羡慕這一家子藍眼睛。

“我老婆呢?”郅野問。

話落,花與便被推了出來,躺在床上的她,臉色微微泛白,已經睡著了,郅野連忙過去和她說話,跟上去。

花與醒來後,寶寶已經在她身邊了,兩個小寶寶躺在嬰兒床上,睡的很安逸,一邊的郅野就不怎麼安逸了。

眼裡都是紅血絲,狀態很是疲憊,為了等花與醒來,他是一刻也放不下心。

此刻正在一邊打瞌睡。

“小妞兒。”郅野見她醒了,頓時清醒了,“餓不餓,渴不渴,身體有沒有不舒服。”

“你小點聲,別把孩子吵醒了。”榮棲小聲說道。

彼時,榮榭和任千流從門口走進來,手裡拿着花與能吃的飯,以及郅野和榮棲的晚餐。

花與望着身邊的小寶寶,抬手摸了摸他們。

女嬰醒了過來,正盯着她看,不哭也不鬧,花與也看着她。

眉頭輕皺,回頭看着郅野:“三哥,你看我們的寶寶。”

郅野走過去,“怎麼了?”

榮棲和榮榭也正好奇,但當榮榭看到那雙異瞳後,心情再也無法平復。

男嬰也醒了,一雙藍色的眼睛,像極了他的父親,而那個女嬰,生了一雙異瞳,一藍一黑。

榮榭怔怔的看着嬰兒床上的女嬰,女嬰也像是被他吸引了一樣,好奇的望着他。

花與和郅野對視了一眼。

宮也和謝蘭惜遠道而來,靳寒川和邱煙剛帶他們走進病房內,靜悄悄的走進來,擔心把寶寶嚇到。

房間內格外安靜,安靜到仿佛只剩下呼吸聲,花與和郅野看着榮榭,只見他一步步的走向他們的女兒。

榮榭微微俯身,輕輕碰了碰嬰兒的小臉,笑了,也哭了,安靜的病房裡多了壓抑的哭泣聲。

病房裡所有人都視線都放在榮榭身上,自覺的沒有打擾他。

——清原,下一世,我會帶着異瞳去找你。

三個月後……

郅與墨和郅涼榭的百日宴。

於【未止行宮】舉行。

屆時,華國豪門圈,娛樂圈,大半人前來參加。

游輪圍繞着花與島,直升機來了又走,快艇鱗次櫛比的排列着,諸多名流前來赴宴,其中不乏商業精英,名媛千金,國際巨星。

“三哥,我穿這個好看嗎?”花與站在鏡子前,穿着藍色長裙子。

身材還沒有完全恢復,不能穿她喜歡的旗袍。

郅野莞爾:“好看。”

郅與墨和郅涼榭已經學會翻身,正俏皮地看着站在鏡子前的花與,咯咯笑着。

“寶寶們,媽媽好看嗎?”花與笑問道。

郅與墨和郅涼榭不會說話,只笑看着她。

房門被敲響,榮榭是第一個進來的,連葛歡顏都搶不過他,謝蘭惜和宮許也一併前來,給花與和寶寶們帶了禮物。

榮榭隨手把禮物放到郅野手裡,徑自走向郅涼榭,這三個月,他沒少來看她,郅野真怕一不註意自家姑娘被他給順走了,都想把他趕出去了。

郅涼榭也很喜歡往榮榭身邊湊,抬了抬手,身體撐不住,趴在了床上,格外的可愛。

榮榭笑着抱起她,把身上的白玉笛拿給她玩。

“哥,快給我抱抱。”榮棲伸着手,想抱抱郅涼榭,結果某人不給。

榮榭道:“你去抱另一個。”

榮棲:“……”她抱過了。

葛歡顏和鹿菓此刻正在爭論誰當乾媽的問題,拉着花與,吵的她一個頭兩個大。

“米勒,我要當你寶寶的乾媽。”

“花花,你答應我了,我要當。”

花與:“這不是有兩個嘛,你們一人一個,誰都別搶。”

鹿菓:“那我當你女兒的乾媽。”

葛歡顏:“行,反正我有一個女兒了,那就當與墨的。”

兩人達成共識。

古寒霜雲映唐夭顧夏然正坐在郅與墨旁邊,他咯咯笑着,一點都不像他爸爸那麼高冷面癱。

今天的郅與墨,穿着新衣服,看起來軟萌軟萌的,藍色的眼睛,清冷又溫柔。

步萌握了握他的小手,“好可愛啊。”比他們家何憶小時候可愛多了。

古寒霜莞爾,握住他另一個小手,“這性格肯定是隨了花與。”

榮榭和郅野出去了,房間里只剩下了女人們,還有兩個小寶寶。

榮棲終於抱到了郅涼榭,這一抱,唐夭雲映顧夏然也想抱抱了,邱煙坐在一邊看着,想抱吧,又不太敢,靳寒川也不讓她抱,只許她看看。

邱煙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不知道她和靳寒川的寶寶會不會這麼可愛。

胡茫茫和郅萱湊到邱煙身邊。

“快七個月了吧,要多註意點。”郅萱道。

邱煙點了點頭。

胡茫茫把她剛買的書拿出來,丟給花與一本,遞給邱煙一本,“你們兩個都學着點哈。”

傅傾城和華略進了房間,要不是房間大,還真裝不下這麼多人。

冬夜和夏染終於可以抱一抱兩個小家伙了。

裴湘木清黃芊羽也前來看看花與和郅野的兒子和女兒,齊聚在一起,氛圍很是融洽。

黎滿和秦止狸姍姍來遲。

天南海北的她們,因為種種緣分相聚在一起,黎滿拿出相機,提議拍照留念。

她們相聚在一起,把寶寶們放中間,有的站在一邊,有的坐在沙發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美,歲月未曾留下多少痕跡,一如往昔般熠熠生輝。

延時拍攝已開啟,她們保持着優雅的狀態,把美好的年華,鐫刻進回憶里。

時光荏苒,歲月匆匆,走過風花雪月,年少輕狂,她們也代表着一個年代的,絕世風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