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文學

二七文學 > 饗桑 > 第五十五章 詛咒

第五十五章 詛咒

氣頭上的話總是說得太快,想收回來,卻已經來不及了。

穆小午看到趙子邁垂下腦袋,兩隻手絞在一起,一言不發地盯住鞋面,就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於是趕緊上前扯他的手,“不關你的事,誰都不可能未卜先知,我也是打開心魔才猜到那肉有問題,況且,就算明知狄真會因此逃脫,我也是要打開心魔的,這裡的鬼食會將我們的身體耗乾,不走出去,只有死路一條。”

穆瘸子在一旁很不識趣地砸吧嘴,“你說得倒輕巧,咱們千里迢迢趕過來,不就是為了找那禿驢,現在又給他跑了......哎呦......”

腰窩被很戳了一下,穆瘸子齜牙咧嘴,差點跳起來,他知道穆小午護短,卻沒想到她護短到這個份上,於是很不耐煩地鎖起眉頭,嘴巴裡還在嘟嘟囔囔,“你怕什麼,傻子都單純,才不會想那麼多,你看他那副樣子,哪裡像在自責?”

這話倒也不全然沒有道理,趙子邁嘬着嘴唇,修長的眉毛無精打采地耷拉着,抬起眼睫的那一刻,眼睛卻是亮亮的,像淬了銀。

“魂魄可以附在心魔中的人身上?”他問。

確實不像自責的樣子,穆小午於是稍稍放下了心,又不願耽誤時間,於是草草解釋,“魂魄可以附着在任何事物上,包括迷障和幻象,雖然結局無法改變,但他可以利用心魔,迷障人眼,”她咬着後槽牙冷笑,“我們都被他騙了,耍得團團轉,不過現在還沒到結束的時候,”她望向前面,說出的話又輕又狠,“還來得及,他逃不遠的,山河踏平,我也要把他找出來,殺了他。”

“會不會不是他?”趙子邁看着她,看着她臉上半是迷茫半是探究的神色,忽然有些結巴,臉也紅了一點,“我的意思是......有可能不是他......”

***

貢布城並非毀於一旦,它的消亡就像是城周圍森林中的雨水,淅淅瀝瀝卻常年不絕。

太陽依然東升西落,只是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這座本來還稱得上繁華的城池凋敗了,裡面的人越來越少,尤其是小孩子。以前飄蕩在城池上方的歡笑聲、哭鬧聲像退潮一般,漸漸消失不見了。大街小巷中,也少了那些招貓逗狗的身影。甚至,連走街串巷的婦人們背上的襁褓,都難覓幾個。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似乎,也沒有人覺察出什麼異常,只是在有一天,人們像以往一樣走出家門的時候,才突然意識到,這座自己生活的城池,怎麼忽然變得如此冷清,就像城中央那座卧佛的臉,雖然依然笑眯眯的,但上面斑駁的黑斑,卻時刻在提醒着他虔誠的信徒:那些屬於他屬於貢布的好時光,是一去不復返了。

連城周圍那圈不知道在此處扎根了多少年的林木,也凋敝了。泥土變成了黃沙,樹木一棵接一棵地倒下,於是整座城池的生氣便從那些稀疏的枯敗的樹幹中流瀉了出去,只留下一片荒寂。

當整座貢布城只剩下一個人的時候,他一定趁着斜陽西下,靠在風化的城門邊,想起了一些往事。只是他太老了,老得連思考都要耗費掉大半精力,所以那些涌進頭腦中的片段也一定是斷斷續續,連不起來的。

他曾聽家裡的老人說過:貢布城是受到詛咒的,因為那個和尚,那個人人都忌憚的魔僧。

這裡是狄真出生的地方,他也曾在這裡親手殺死了自己的母親。後來,他離開了自己出生的城池,據說直到死,都沒有回來過。

可是他卻在貢布留下了永遠不滅的印跡。

狄真走後,林子里就經常有異動傳出,像鳥兒的怪叫,又像女人凄厲的笑,更有甚者,曾在那片樹林里,看到過一個女人,瘦骨嶙峋,笑着問闖進林中的人,自己的心在哪裡。

多年後,人們才意識到那就是狄真的妖怪母親留下的詛咒,她被自己的兒子所殺,所以貢布城,便不會再有新的生命誕生。

狄真在幾月前回到了真臘,踏上這片土地的那一刻,他才意識到腳下這片不毛之地是哪裡,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這是他最想遺忘的一段記憶,也是他最無法戰勝的一頭心魔,更遑論,這片土地上,還扎根着他母親的詛咒。

所以猝不及防地,他被拖進心魔中,無法脫困,而更多的心魔從四處涌來,將這座已經沙化的城池團團圍住,將所有的出路堵死。

***

沙子涌進鞋子中,將腳底板磨得生生地疼,更別提裡面夾雜着的鋒利的貝殼,刀片似的,一不留意,便會在皮膚上留下細小的割痕。不過現在沒人在意這些,四個人的目光都落在前面那片沙地上,那片和別處也沒什麼不同的沙地上,一動不動。

這下麵埋着阿恩的母親,雖然周圍遮天蔽月的林木早已消失,但是這個地方,幾個人卻都記得,畢竟,他們方纔親手將她挖了出來,又重新埋葬。

“還要再挖開嗎?”明明海風又熱又濕,寶田卻還是覺得後背發涼,於是在手臂上摩挲了幾下,轉頭詢問穆小午的意思。

穆小午看了眼趙子邁,見他直愣愣盯着前面不動,便沖寶田點了下頭,也沒有說話,自己先彎下腰,伸手抓起第一把沙土。沙礫也是潮濕的,攥在手心,像是活了一般,在裡面瑟瑟抖動。穆小午於是將它揚在一邊,雙手一齊向下,插進沙地中。

她探得很深,沙土沒過手肘時,似乎覺得自己碰到了什麼,可是想再去摸一下,又什麼都抓不到。寶田和穆瘸子也在旁邊蹲下,一抔一抔將土朝旁邊甩去,三人一起努力,不多時,地面上就多了一個坑。

“別......別動了.......”

趙子邁從剛纔起就有點結巴,現在不僅沒好,結巴得反倒更嚴重了。

“怎麼了?”穆小午抬頭看他,兩手沾滿了粗糙的沙礫。

“好像有什麼東西......一閃......一閃過去了......”他看着後面,輕輕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